笔趣阁 > 输出之神 > 第183章

第183章


        "“不行,这可是我妈妈留着我的遗物。”赵雯立马便否决了,对她来说这块玉非常重要。并不是单单金钱可以衡量的。

        可赵银闻言,面色立马就变脸了,冷哼道:“不行?交不出租就给老娘滚蛋。”

        那架势极其的强势。

        这一出让经验尚浅的赵雯立马便妥协了,尽管玉很重要但最重要的还是自己的哥哥,一想到赵阳,她一狠心下,摘掉了一直到大不曾离身的白玉,交到了赵银的手中。

        “拿去,等我过两天交租了,一定要还给我。”天真的赵雯不知自己出手的刹那,玉就不可能在回到自己的手中。

        “呵呵,当然。”得玉的赵银笑的合不拢嘴,也不打招呼就要离门而去。

        在走到赵阳身边的时候,一直以来都没有拿正眼瞧过他,再加上赵阳一直没有吭声,都让她觉得没存在过这个人,但现在倒是注意到了。

        “这是你哥?大学生唉!靠着妹妹养着,一坨屎一样。哈哈。”赵银的嘲笑之声很尖锐,

        闻言的赵雯恨的牙咬咬。

        “你给我放尊重点。”这时候的赵雯都现自己都快控制不住自己了,可是赵阳却用手扯了扯他,如附魔力般让赵雯安心了下来,就好似再说接下来交给我。

        赵银高兴浓郁,也不理会赵雯的飙,朝着门边就要离开。

        只是赵阳的身子拦着门,即便是她硕大的身子使劲挤也令赵阳纹丝不动,唯一能够让她能够出门缝居然是赵阳胯下特意摆弄的跨洞,意思很明确,想走容易,必须钻胯。

        当然即便赵银不要脸钻胯,赵阳也绝不会让她离去,刚才他是怎么羞辱他们兄妹俩的,那么赵阳都要百倍的讨回来。若是曾经的弱者赵阳或许今日会无可奈何,可是赵阳的灵魂早已是经历亿年的最强者,孰强孰弱,形势明朗。

        “你特么要死啊,还不给老娘让开。”赵银毫无办法气急败坏之下,怒斥赵阳。

        赵阳一副默然的神色,只是这默然比寻常更加的冷漠,毫无其他情感可言,不为赵银话语所动。

        只是伸出了一只手来。

        “把玉还回来。”语气简明,但却冰冷的可怕。

        “老娘……”

        不待赵银下字说出口,赵阳缓缓抬下的目光凝望着赵银,赵银被这目光注视,一瞬间便口干舌燥,冷汗直流,连呼吸都变的凝重,一股冷气如冰封了五脏内腑一般,让她痛苦,眼神惊惧的可怕,半天一个字再也没有说出口。

        这种目光就如同平常人在临死前看到死神那种令人窒息的感觉,甚至还要可怕的多,这是一种气势,一种岁月磨砺历练而自然而然显现的气势,纵然赵阳现在身体是凡胎,可气势却依旧拥有,寻常时候感觉不到,但若通过眼神就会被这种气势所震慑,一种蝼蚁被强者凝望的震慑。

        “拿来。”赵阳这时候语气依旧冷漠无任何情感间杂。

        闻言,赵银纵然不愿,可是手却不自觉抖动间,居然将玉竟直接放到赵阳的手上不敢有一丝的懈怠,恍若若不服从,下一刻她便在不在这世上一般。

        接过玉来的赵阳,移开了凝望赵银的目光,转而柔和的目光带着微笑,望着旁边早已呆滞的妹妹。这眼神没有一点点的压迫,很寻常哥哥看妹妹的神情。

        赵阳知晓自己的举动震惊了赵雯,摇了摇头笑了笑,接着帮着妹妹把玉重新戴在她的身上。

        “以后可不要轻易把最重要的东西给别人了,有哥哥在呢!”

        一句有哥哥在,赵雯凝望赵银柔和的目光,再也忍不住泪水的涌来,夺眶而出,上前倒在赵阳的怀中哭泣着。

        赵阳搂着哭的像个孩子的她,明白一切,一直以来赵雯都是一个人独自承受一切,无人替她分担,人前受着别人的欺凌无人保护,在家也得不到哥哥的安慰,长久以来积压在内心深处,无处宣泄,她多么希望她的哥哥能够呵护她,在她需要援助的时候站出来保护她,毕竟她只是个女孩子,可是她的哥哥还嫌弃她,令她非常痛心。

        她的生活一直都不开心,因此患过忧郁症甚至想到过自杀,可是为了哥哥她还是坚持了下来。

        一直到现在,她现哥哥哥好像一下子成长起来,明白自己的需要,她的哭并非伤心,而是开心,由衷的开心,别人如何如何对她她不管,只要自己唯一的亲人哥哥能够好好的喜欢她,关切她,那么一切的一切都不重要。

        今天的赵雯总算等到期待了。

        “一切都是哥哥的错,我以后再也不会了,我要你永远开心快乐,永远!”

        赵阳再次的道歉,也是最后一次道歉,一切的一切从今天都将不同,因为他是亿年赵阳,是强者,最强者没有之一,既然让他重新再活一次,那么就用来填补遗憾吧。

        先就是第一个,所谓的姑妈赵银!

        随着赵雯哭泣逐渐声越来越小一直到后来的小声抽泣,赵阳缓缓柔和的放开躺在怀中的妹妹,只是放开的同时拉着赵雯略显冰凉的小手,不算大但却很温暖让人安心的手触碰着赵雯,或许是因为哭泣并没有止住,此时的赵雯低着头不说话,像个被欺负的小妹妹一般躲在大哥的身后,寻求保护,她这时候心里觉得哥哥就是依靠能解决一切。

        这时候的赵阳转过身来,望着依旧惊魂未定眼露恐惧,好似灵魂被束缚,毫无行动型的赵银,若不是现如今赵阳只是普通凡人,换成平常状态,那一眼即便大罗金仙注视也会瞬间灰飞烟灭,当然即便是凡人形态凝望那一眼也会立即让同是凡人的赵银,七魂六魄不稳,半天回不过神来算是轻微状态。

        这个人已经彻底惹怒赵阳了,若是从前,赵阳会毫不犹豫送她九幽轮回万劫不复,可赵阳也很理智,现在的他毕竟是凡人,很弱小,若是杀人牵扯的可不单单是自己,赵阳有分寸。

        “小辈,可知你刚才的行为,即便死一万次也弥补不了吗?”赵阳气势如虹,口气如神判凡般威严,所有人在他眼里都是蝼蚁,小辈。

        这一句话让赵银短暂回过神来,可是回过神来的瞬间,又被强大的气魄压的大口大口喘气,她从未遇到过单从气势上便让她心惊胆战,如浴噩梦。

        可是下一刻她便刻意挪开对方的眼神,真正让她恐惧的就是那双眼神,她光是想想都觉得心神颤抖。

        赵银毕竟是骂街老江湖了,在挪开眼神的刹那,虽依旧被赵阳震慑,但赵阳如今只是个凡人,能够让她保持清醒着。

        “你这个没大没小的穷鬼,老娘是你姑妈,你敢叫我小辈?看你这气势是想打我吗?我告诉你,现在是法制社会,你要是敢动我,我让你一辈子在监狱度过,还有今天说什么你们都得给我滚蛋,否则我就要报警驱逐你们了。”赵银一口气说完这句话,虽然表面一副趾高气昂样,但内心一直波澜不惊,俗话说狗急跳墙,她也害怕对方会跟他来个同归于尽,毕竟那气势绝不是装出来的,她感觉得到。

        “法?呵呵!”赵阳闻言淡然一笑。

        所谓的法不过是强者用来约束弱者的纸上条约而已,若是本身实力强大,谁敢拿法压强?甚至强者想改就改,自身就是法。这个道理赵阳经历亿年怎会不懂,否则他也不会为了变强,受尽千难万阻,死里逃生。

        “你居然跟我说法?那我问你……你有把法放在眼里过吗?”

        赵阳的语气一直淡冷漠毫无其它色彩,可越是这样却让赵银感觉被疯狗狂吠产生的精神状态相比,还要强上万倍不止。

        “我……哪里没把法放在眼里了?我一直都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你……赵阳,敢这样污蔑老娘,我今天非要报警把你抓起来。”

        赵银口齿含糊间说着,手里掏向口袋,拿出手机就要拨号报警。

        而这时候的赵雯拉着赵阳的手臂紧了紧,看来是非常着急,而赵阳感之,只是对她报以微笑,毫无紧张之感,不知怎的却令赵雯非常安心,好像是在说没事,你在旁边好好看着就行,一切交给我。

        再次回过头来的赵阳,笑容尽消,依旧一副漠然冷漠之色,“报吧,我看你是不是真的敢报警。”

        这种吓唬人的小把戏手段,不要说是亿年赵阳了,即便是稍稍涉世几年的青年也能一眼看穿。

        “你若是报警就不怕抖出事情,进去的人是你吗?”赵阳的语气如有依仗。

        闻言,赵银眼神恍惚不定,但仍理直气壮的回问:“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呵呵。”赵阳这时再次淡然一笑。

        接着又道:“这套房子,我住了十几年,从未听说是租你的房子,可是自从父母死后,你却突然拿着房产证说户名是你,房子是你的。”

        赵银冷哼道:“你不知道是我的房子,那是因为你的父母每年都会准时交租,我不会过分查问,死了之后我当然要接房,难道房产证有假不成?”

        “假?呵呵,房产证不是假的,可是你这人是假的,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父母死后你成为了我妹妹的监护人,而那套本是属于我妹妹的房子,你以监护人之名在外以同情为戏,在利用利益勾搭,强行将房产证名字改成你的名字,当然,这一切的驱使还需要真正屋主的配合。”

        “你又利用我妹妹的善良和少读书的关系,骗取了他的签名和指纹,然后顺理成章的将这间房子据为己有,然后以租屋的形式出现,让我妹妹替你打工,这些……你比我更了解,不是吗?”

        赵阳双眼一直凝望着赵银,这一切的来龙去脉,他早年便推算出来了,甚至在后来利用法术窃取自己的记忆化成影响,慢慢的得出结论,他从还小赵银拿着房产证到他家时就开始怀疑赵银弄虚作假,可是一没有证据,二他还小,说出的话不足以被别人所取信,最重要的是根本斗不过赵银这种老奸巨猾之辈。

        可是现在经过亿年的洗礼,赵阳早已心智改变,智慧无穷,老谋深算,在那个尔虞我诈的异世界生存至今就是证明。

        现在的赵银在他眼里不过是活了几十年的蝼蚁小辈,试问拿什么跟他斗?

        果然在赵银听闻之后,神态变的有些不安分起来,这一切她比任何人都了解事情的真相,如今被赵阳当初戳出,心里早已慌乱不堪。

        一直躲藏在赵阳身后的赵雯此时也有些震惊,但更多的表现出愤怒,是一个正常人该有的表现,不管这个人是不是圣母类型的,受到欺骗都会表现愤怒。

        “姑妈,我哥他说的是真的,那你也太过分了。”

        如果一切如是,那么这个人真的是很可恶,赵雯甚至有些厌恶的望着她,本来骨子里还敬重对方是长辈的,可现在完全消失不见。

        可赵银见事态如此,完全没有一副要认罪的模样,嘴里依旧不饶的冷哼道:“什么乱七八糟的,你这小p孩瞎推理的事情,你以为别人会相信吗?有本事拿出证据来。”

        闻言,赵阳不慌不忙的回答道:“证据吗?我倒是没有,不过我倒是希望你能够报警,到时候去了警察局,说不定就出现证据了呢。”

        刚才叫嚣着报警抓人的赵银,这下在赵阳漫不经心的话语下,根本不敢拨通报警电话,她总感觉对方似有依仗,害怕到时候真的偷鸡不成蚀把米,因为赵阳表现出来的淡定,绝不可能是没把握的激怒她,更像是一个强者面对弱者不服狂吠的淡然自若。

        “你……不要激我。”

        “哼!”

        “今天这事就算了,改日我带着你姑父来跟你们讨公道。”

        赵银已现自己完全被赵阳牵着鼻子走,不是对手,甚至连正眼看他的勇气都不敢,气急败坏之下她只得自认吃瘪,不过眼中的怨毒是人都能看的出来她绝不甘心。

        可赵阳见她想走,一直抵着门的他怎么会轻易让她离去。

        尽管赵银使劲的推搡,可是赵阳纹丝未动,虽说赵阳没有了修为,但这身体的精气拥有十级,比普通人还要高两三级,这两三级的高度还是壮汉,相比女人那可不是两三级的差距,尽管赵银外表狠辣般,但毕竟只是女人,即便推的动壮汉,可是如何推得动会使用体内精气的成年男子呢?这就如同武侠小说中会内力与不会内力的差距。

        半天推不动赵阳的赵银,说实话内心轰鸣间也在叫苦不堪,可当她恼羞成怒准备怒斥赵阳的时候,下意识的目光抬起与赵阳对顺的一瞬间,望到那冰冷到令人窒息的双眸,赵银僵持当初,睁着惊恐的瞳孔,嘴巴半天合不太拢,甚至裤裆处都湿了一片,吓尿了。

        “想走吗?”"


  (https://www.biqiugex.com/book_76874/2778347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i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i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