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娇玉 > 第49章截足先登

第49章截足先登


  只听到里面有人说:“爹,儿子今天听福叔说:钦差大臣今天来到咱岭北县了,带来了救灾粮。

  儿子还听说这些粮食是钦差大人从府城的富户手里骗来的。”

  年轻男子刚说到这就被他父亲阻止了,年长男子喝道:“住口,小心祸从口出,说话注意点,当心隔墙有耳。

  再说,不管这粮食是如何来的,钦差大人带来了救灾粮,这是不争的事实。

  就冲一点,咱岭北县所有受灾的百姓都会对钦差大人感恩戴德。”

  “爹!那我们怎么办?咱们要不要逃走?”年轻男子建议道。

  “逃?逃到哪里去?咱们张家的根基在这里,逃到外面这些家业还能保住吗?”

  “这……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怎么办啊!”

  “钦差既然已经到了岭北,想来让富户捐粮是迟早的事。不如,我们主动捐些,还能给钦差大人留个好印象。”

  “爹!那万一被其他几家知道……”

  “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再说,也就是损失些钱财,总比丢了命要强。”

  “爹作主就好。”

  “嗯!事不宜迟,明天一早我就前去县衙等候钦差大人。”

  柳玉听到这对张家父子很满意,在他二人离开房间后她也跟着离开了张家。

  离开张家,柳玉飞身来到县衙,见县衙书房有灯光,便来到窗下,用剑轻轻划出一条缝,顺着缝/隙往里看去。

  只见县令武召还在整理账册,由于方向不对,看不到他整理的是什么账簿。

  柳玉想着到屋顶上揭开瓦片应该能看到,便翻身上了屋顶。没成想屋顶处已经被人截足先登了。

  此时,屋顶上面正趴着一个黑衣的蒙面男子,脸上还带着一个银色面具。

  这个面具柳玉见过,就是跟踪鲁智忠的小妾时遇到的男人就戴的这个面具,是反清复明细织白莲教的少主。

  面具男子见到有人上来,以为是抓他的,立刻飞身离开往县衙的院墙外飞去。

  柳玉见他逃走便也提气追了过去,这些反清复明的组织没一个是好的,百姓才刚刚安定几年?这些人就开始在各地兴风作浪。

  说是为了反清复明,其实就是为了自己的利益。

  今天遇到自己算他倒霉,谁让自己现在是朝廷的官员呢!天生与这些反贼就是敌人。

  面具男子见柳玉追了过来,跑的更快了。柳玉的内力比对方强,使用轻功后不久就将他拦住。

  见被对方难住,面具男子停下脚步后对柳玉抱拳说:“敢问大侠是何方人士?我与大侠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不知大侠为何要拦住在下的去路?”

  柳玉直接拔剑指着对方说:“费话少说,白莲教的余孽人人得而诛之。”

  面具男子见对方知道他的身份,便知道今日之事不会容易善了。干脆,将手武器拿出来冲向柳玉了过来。

  双方都是武林高手,动起手来自然不会手下留情。刀剑相撞发出“乒乒乓乓”的声音,在寂静无人的深夜显得更加刺耳。

  怕刀剑的声音引来官兵,二人很默契的收起各自的兵器。赤手空拳对打,从地上打到天上,打了几百招还未分出胜负。

  柳玉内力深厚,轻功比对方好。面具男子力量较强,轻身功法略逊一筹。打到最后二人都有些脱力,干脆停手休战。

  二人虽立场不同,但武功相当,所谓英雄惜英雄,两人交手之后,反而打出感情来。

  柳玉对面具男子说:“公子身手不凡,为何要去当反贼?天下初定,皇上仁慈,百姓安居乐业有何不好?”

  面具男子没有讲话,有些事是无法解释的,更无法向外人解释。

  他也是身不由已,就像他明知道范津文范大人是清官,是为百姓着想的清官,可自己还是要去栽赃陷害他。

  柳玉见对方不说话,继续劝道:“不要再和朝廷作对了,退出白莲教吧!和朝廷作对是没有好下场的……”

  面具男子伸手阻止柳玉继续说下去,对她说:“你不用再劝了,我永远都是白莲教的人。朝廷和我们白莲教是天敌,永远也不可能和平相处。”

  说完拿起丢在地上刀离开了,留下柳玉一个人看着他的背影发呆。

  面具男子的背影和她昨天见到的那个背影很像,看来昨天自己见到的那个眼熟的人就是他?

  不过,为什么会觉得他眼熟呢?自己第一次来河,应该不会认识这里的人?更不会认识白莲教的人?

  柳玉摸了摸自己的头,有些想不通,干脆不想了。

  时间也不早了,远处响起打更的铜锣声,柳玉仔细听了下都已经四更天,还是回去睡觉吧!

  回到客栈柳玉还是从窗户进屋,关上窗户后在房间内检查一下,发现没有不绥后才进了空间修练。

  柳玉在空间修练了一个周天后,看了看沙漏。已经五更,便停止修练换了身衣服便出空间。

  出空间后,柳玉刚把房间的油灯点着不久,门外传来询问声:“大人,您起了吗?小的给您送热水来了。”

  听到是小二的声音,柳玉打门让他进来,客栈小二低着头端着盆走了进来,将水盆放到架上便退出房间。

  等小二退出房间后,柳玉这才开始洗漱,洗漱完之后又将辫子散开重新梳过编好,戴上帽子出了房间。

  来到楼下见到等在大厅里的范津文和武县令。柳玉见几人都在,几人干脆在客栈吃了早饭才去县衙。

  到了县衙,就听到门口的衙役说:“钦差大人,咱们岭北的富户张家家主正在大堂里等着您。说是有要事求见。”

  听到张家家主,柳玉知道就是昨天晚上遇到的那家,说今天过来捐粮的。

  柳玉朝衙役点点头,往县衙的大堂走去。来到大堂见到留着长胡须老者正焦急的在大堂里走来走去。

  见到门口有人进来,抬头看见走在前面的年轻公子,县令正哈着腰跟在他的身后。

  张家家主便知道,来人应该就是钦差大人。他听说这次来的钦差就是一位十四五岁的少年。

  张家家主见人已经走进大堂,连忙掀起衣摆双膝跪地,口中高呼:“奴才张金贵叩见钦差大人!”

  “起来吧!”

  柳玉让他起身后,故意问道:“不知张家主来找本钦差有何事?”

  


  (https://www.biqiugex.com/book_74593377/54981263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i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i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