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娇玉 > 第51章凶多吉少

第51章凶多吉少


  此时银色面具的男子正坐在左上首的位置上,右上首的位置是白莲教的教主姚之富。

  听到下面的堂主香主们一个个讨论的热闹,但没一个能拿出章程来。

  只说让武功最好的去刺杀钦差,其他人煽动灾民们去反朝廷。

  白莲教里武功最好的就是银色面的男子,他在教里话不多,除了姚之富也没人见过他真正的样子。

  见下面的人讨论刺杀钦差的事,他一个人默默的坐在上首。

  脑子里想的却是:昨夜和他交手的人是谁?他总有种很熟悉的感觉?但他实在想不起来是谁?

  他已经把身边的人全都过滤了一遍,没有谁能够让他有这种熟悉感。还是朝廷的人?

  正当他想的入神时,听到下面有人提到他,银面男子这才回过神来。

  坐在他旁边的姚之富说:“好!就这样决定了。刺杀钦差的事交给大勇,其余人先去做准备,查清楚那钦差的动向。

  将钦差带来的粮食偷偷弄回来,让灾民去跟官府闹。等闹的差不多时,咱们白莲教再出面分粮食。

  到时灾民就会成为咱们白莲教的教众,到时再反了鞑子皇帝,恢复咱大明江山。”

  作为反清复明的头领,姚之富也是会武功的,只是功夫不高。但他蛊惑人心的本领绝对一流。

  银色男子虽说是白莲教的人,但是他并不太愿意管理教里的事。不然,他就不是少主,而是教主了。

  当年,老教主去世之前曾想让他接任教主之位,是他不接受。才会让当时的堂主姚之富接任的。

  银面男子为了还老教主的救命之恩,答应会留在白莲教。

  商议妥当之后,银面男子首先向姚之富告退,带头离开了这个两进的旧宅,回他住的客栈去了。

  留下的其他人交头接耳,让上首的姚之富面色有些不愉。心中暗下决心:这个廖大勇真是不识抬举,早晚有一天将他给除了。

  走到正堂外的银面男子,根本不管其他人的议论,拿着刀离开旧宅往客栈走去。

  走了两个街口,银面男子回到自己房间拴上门,将面具拿下放在桌上。

  从怀中掏出那个从不离身的荷包,荷包已经旧的褪了色,好些地方都被磨出了毛边,甚至严复的地方都已经破了洞。

  银面男子将荷包拿在手里轻轻的抚摸着,心中默默念叨:小妹,你在哪里?是二哥没照顾好你。

  对,银面男子就是失踪多年的杨善勇。当年,他发高烧躺在山洞里的石头上睡觉,等他醒来时看到山洞里只有他一个人。

  吓的他连忙从石头上爬了起来,不顾自己身体上的不适摇摇晃晃的走出了山洞。

  刚走没几步,感觉身上有些冷,便又回山洞去拿衣服,看到石头旁边柳玉给他留的水壤。

  杨善勇知道,自己这一去可能要很久才能回来,便把山洞里有用的东西都带在身上。比如:棉衣,水壤这些。

  拿着行礼,杨善勇顺着路找了出去,因为不知道柳玉的去向,杨善勇在山上找了一天才找到柳玉打水的地方。

  看到掉在水坑里的荷包,杨善勇捡起来一看,发现这是妹妹带在身上的荷包。

  看来妹妹来过这,不知道什么原因把荷包掉在了水坑里。担心不已的杨善勇,看到石头上的小泥脚印,顺着爬了上去。

  越往上爬越担心,因为他在妹妹的脚印后面还有四个动物的脚印,杨善勇不认识这是什么动物留下的。

  但他猜测是哪种凶猛的野兽在跟着妹妹,要不然妹妹不会往山上爬。

  见到有野兽在追着妹妹,杨善勇更是担心的不行,背起行礼往山上爬去。哪知,身体发烧还没好,勉强在平地上走到这,爬山却是不行。

  这座小山并不高,但是因为有水流的原因很滑。再加上杨善勇身上背了东西,又没什么力气,连续试了几次都没爬上去。

  心中焦急又有些泄气的坐在地上痛哭,暗骂自己没用,连这么座小山都爬不上去。

  正哭着,听到旁边有人说话:“小子,你坐在这哭什么?”

  杨善勇抬起满是泪水的脸看向来人,发现是个头扎白色布巾留着大胡子的人,拿着一把大刀站在不远处看着他。

  杨善勇见有人来,连忙用袖子将脸上的眼泪抹掉,从地上起来走向男子,抱着他的双腿说:“伯伯,你可不可以带我爬到山上去?我妹妹丢了,我想上去找我妹妹。”

  提到妹妹,杨善勇又伤了,刚才止住的泪水又流了下来。

  大胡子男人看杨善勇哭的伤心,便抬头看了看,发现山并不高,自己又没什么事。送他上去也不担误时间,便同意了。

  杨善勇见大胡子伯伯同意了,开心的在原地跳了起来。

  大胡子男人对杨善勇说:“你等一下,我去那边喝点水,再送你上去。”

  “好的,好的。谢谢伯伯!”杨善勇连声向大胡子道谢!

  等大胡子去装了水又洗把脸,这才背着他用轻功往山上爬去。不一会两人便爬上了山顶。

  杨善勇爬在大胡子的背上,指着地上的小脚印对大胡子说:“伯伯,地上有我妹妹的脚印,顺着脚印就能找到她。”

  大胡子底头一看,地上果然有一排小脚印。不过,他在小脚印的后面又发现了狼的脚印。

  心下一惊,看来这小子的妹妹恐怕凶多吉少了。不过,他没有说出来,怕这杨善勇伤心。

  杨善勇爬在大胡子的背上,因为担心妹妹有危险,一直催促着大胡子快点,再快点。

  可惜,一直追到悬崖边也没有发现妹。只是在悬崖边发现一摊血迹和一些带血的骨头。

  杨善勇让大胡子快点把他放下来,三步并成两步的跑到那摊血迹跟前嚎啕大哭,嘴里还一直说:“小妹,是二哥不好,二哥来晚了。”

  一边哭一边用手捶着地面,一会又用手捶着头,还不停的骂自己:“都是你没用,你为什么要生病,不生病就不用小妹一个人出来打水找食物了。”

  大胡子见杨善勇哭的实在伤心,拿着刀走到他的身边,想安慰他,又不知道说什么。

  只能站在他身后看着,免得这孩子痛失亲人后想不开。

  无意间见到那些带血的骨头上有些灰色的毛,一撮一撮的堆在一起,看起来不像是头发。

  


  (https://www.biqiugex.com/book_74593377/54980794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i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i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