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娇玉 > 第52章自杀

第52章自杀


  有所怀疑的大胡子又走上前几步,用刀尖挑开一小撮毛,发现这些毛的后面是带血的皮。

  大胡子又蹲下用手指抹了些地上的血,放到鼻子下闻了闻,发现有些腥臭味。

  断定这不是人血,应该是跟在那小女孩身后那只狼的血。

  大胡子又在周围看了看,发现地上有很多杂乱的狼脚印。除了狼脚印之外没有发现其它动物的脚印。

  扭头见到杨善勇还坐在地上哭,便回头对他说:“小子,先别哭了。地上的这些骨头和血迹不是你妹妹的,应该是一直跟在你妹妹身后的那只狼的。”

  杨善勇哭的正伤心,突然听到大胡子的话愣了一下。

  随后回过神来跑到大胡子身边说:“伯伯,你说:这些血迹不是我小妹的?”

  “嗯!这些骨头和血迹应该是那只狼的。你看,这些骨头旁边有短毛,颜色是灰色的,而且杂乱无章没有光泽。

  一看就是长期挨饿造成的,血迹还有一股腥臭味,和正常人血的味道不一样。所以我断定这是狼血。”

  杨善勇不知道怎么分辩狼血还是人血,他只知道这些不是小妹的就成。只要没见到尸体就还有希望。

  大胡子见杨善勇没有说话,便继续分析说:“我猜测你妹妹可能跳到悬崖下面去了。

  你看,这崖边有许多狼的脚印,说明当时围着她的肯定不止一匹狼,最少也有两匹,多的话四五匹也有可能。

  这种情况,你妹妹那么小,肯定无法逃走。

  唯一能逃出狼口的办法就是跳崖,这样虽然难逃一死,但避免了被狼吃掉的命运。

  然后,崖边上的狼见猎物没有了。很可能起了内讧,最后弱的那只狼被吃掉了。”

  杨善勇见大胡子分析的头头是道,他也觉得有道理。可是,他还是很伤心。

  因为他知道,跳崖的结果也好不到哪去。

  但他还是不死心,想到前面去看看这悬崖有多高,万一下面是河,小妹或许还有生还的可能。

  站在杨善勇旁边的大胡子,见他往悬崖边走去,以为他也要去跳崖自杀。

  连忙上前将他抱到安全的地方,等把杨善勇放下后才一脸严肃的教训他:“你不要命啦!我知道你妹妹出事,你很伤心很难受。

  可是,你也不能自杀啊!现在谁也不知你妹妹是不是真的不在了,万一她还活着。

  将来有一天来找你,你却自杀了。到时候再怎么后悔都来不及了。”

  杨善勇站在那一句话都来不及说,就被大胡子这一通教训。好不容易等他停下,杨善勇才解释说:“伯伯,我没想要跳下去。

  我只想看看这悬崖有多高?下面有没有河流之类?这样我可以顺着水流的方向找下去,说不定就能找到我小妹了。”

  “哦!没想自杀就好,你可把伯伯担心坏了。”大胡子听了杨善勇的解释,尴尬的摸了摸头说。

  然后,大胡子把杨善勇带到崖边朝下看了看说:“这悬崖很高,看不到下面。也不知道是不是有河?你还要下去找吗?”

  “找,我一定要下去找。”杨善勇斩钉截铁的说道。

  大胡子没再说什么,他要找就找去吧!等他找不到到时就会放弃了。

  随后,大胡子问他:“你现在怎么办?”

  杨善勇被大胡子的话给问住了,他该怎么办?廖叔廖婶都不在,连唯一的妹妹都不见了,生死不知。

  该去哪里?他自己也不知道。杨善勇看着手里从水坑里捡来的荷包,还有廖叔廖婶走之前留下的水壤。

  大胡子见杨善勇一直盯着手里的水壤和荷包看,觉得奇怪。

  他看了看那个水壤,和自己平常用的没有太大区别,只是在靠近壤口的地方刻了个廖字。

  再看看那只荷包,也没什么特别的地方,布料是普通的丝绸,上面绣着一支开放的梅花。

  大胡子看杨善勇一直盯着这两样东西看,开口劝他说:“廖小兄弟,你有没亲人可以投奔?

  要是有,伯伯送你过去。要是没有,不如跟我走吧!”

  杨善勇听大胡子伯伯叫他廖小兄弟,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但他并没有解释,他并不姓廖。

  不过,杨善勇对他的提议倒是很心动。他没有地方可去,家里已经没有亲人了。

  爹娘把他和妹妹才从京城送出来,肯定不能再回去。小妹现在生死不知,他也不知道要去哪里找?

  不如,先跟着大胡子伯伯回去,起码自己能活下去。

  而且,这个大胡子为人不错,在不认识他的情况下就出手帮他,想来不会是什么坏人。

  杨善勇朝大胡子点点头说:“好,我跟伯伯回去。大勇谢谢伯伯帮忙将我带到山上,让我知道小妹的下落。万分感谢!”

  说着杨善勇还做出了江湖上的行礼姿势,让大胡子对他更是欢喜。

  大胡子走到杨善勇的身边,伸手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好小子,你叫廖大勇是吧!看你的身子骨像是习过武,是谁教你的?”

  “回伯伯,是家父教的。但小子当时没认真学,所以今天才连这座小山都没爬上来。”杨善勇说着今天的事有些难为情,觉得丢了父亲的脸。

  大胡子却不在意的说:“当时没学好,没关系!现在好好学就行。你可愿意拜我为师?”

  杨善勇一听,大胡子伯伯巿收他为徒,哪有不愿意的。立刻双膝跪地,给大胡子磕了三个响头,大声地叫了声:“师傅!”

  大胡子用刀撑地,摸了摸胡子哈哈大笑过后,对杨善勇说道:“好,好,乖徒儿赶快起来。”

  “谢谢师傅!”杨善勇谢过之后才慢慢从地上爬起来。

  从那以后杨善勇便跟着大胡子学习武功,渐渐的他也知道了师傅的身份。师傅居然是反清复明组织白莲教的教主。

  杨善勇拜了大胡子为师,自然也要跟着他回白莲教。

  因为杨善勇没有向大胡子解释过名字问题,所以进入白莲教后,大胡子向教众介绍时,就说他叫廖大勇。

  一直到现在,大胡子师傅都死了好几年了,白莲教的人都不知道廖大勇其实并不是他的真名。

  杨善勇拿着荷包看了许久,从里面把玉配拿在手里把玩。他又想到师傅第一次见到荷包里半块玉配那惊讶的表情。

  


  (https://www.biqiugex.com/book_74593377/54912138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i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i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