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娇玉 > 第54章目的

第54章目的


  只是沈时安没有证据,他也不知道这些银子到底去了哪里?

  李恒耀把这些证据全部用油纸包好,又去抓药给铁头治伤,等他伤好后,才和铁头分开混进鲁府当个打杂的。

  柳玉到时,他听府里其他的下人说起过,但因为他是打杂的身份不能随意走动,所以二人没见到面。

  等柳玉走后鲁府的下人才没那么紧张,李恒耀趁府里放松时,悄悄打听着府里的往事。

  李恒耀打听到沈大人带着五十万两的白银住进了巡府衙门,当时抚台大人还派了官兵日夜守护在库房。

  沈时安作为朝廷派来的钱粮官,自然是要用银子来买粮救济灾民。

  就在他向当地以平时双倍价格买到粮食想要付账时,却发现银子不见了。

  赈灾银不见,沈时安很愤怒,将看守库银的官兵大骂一顿,就连巡抚鲁智忠都被他教训了一顿。

  认为巡府衙门的官兵太过松懈,才倒至赈灾银丢失的。

  愤怒归愤怒,事情还是要解决的。沈时安将所有看守库房的官兵全部叫来审问,发现这些官兵并没有伤亡,甚至连一点伤都没有。

  现场也没有被破坏,地上还余留少许没烧完的迷香。

  院子里的车轮痕迹被打扫过,沈时安怀疑有内贼接应。

  不然不会如此迅速就将这么多的银子运走,还没留下痕迹。这太反常了。

  审问完看守库房的官兵,沈时安没有得到任何线索,官兵们只说他们中了迷香,根本不知道银子是如何丢的。

  审问官兵没线索,沈时安又让鲁智忠将府里所有的下人都叫了过来。

  他一个一个的问,问他们那天夜里有没有听到声响。谁要说出来他就奖励十两银子。

  那些下人在来之前就被管家吩咐过了:让他们不要讲不该讲的话,到时出了事谁也保不住他们,沈大人问起来就说不知道就行了。

  所以,当沈时安提这些下人问话时得到的结果都是不知道,要么就是没听到什么声音。

  下人们都不说实话,沈时安也没有办法,只能放他们回去。

  李恒耀问过其中一个关系和他特别好的马夫,当时马天也被带过去问话了,还问过好几次。

  马夫说:“其实那天夜里,他听到了声音。好多人说话的声音,但他不敢起来看。只听到说:快点,快点装车。

  迷香只有一柱香的时间。然后就听到许多人跑来跑去,不一会就听到车轮滚动的声音,越来越远。”

  那个马夫还说:“他听到一个人叫大人,但不知道是哪个大人?

  当时沈时安找下人问话时他想说的,又怕管家惩罚他,就没敢说话。”

  “后来呢?”柳玉见李恒耀停了下来,便催促问道。

  后来,没过几天,马夫正在马房里清扫马糞,就听到其它人在悄悄议论说:住在府里的沈大人死了。

  一时间,下人们很害怕。害怕自己被当作替罪羊。下人们担心了许久,也没见人来查案,直到大人的到来。

  柳玉听了李恒耀的话,脑中一直在思考:她现在能肯定赈灾银丢失,鲁智忠是知情的,甚至是他叫人将这些银子给运走的。

  那运走银子的又是些什么人?银子又被运到哪里去了?要这多银子做什么用?这背后有没有什么其它不为人知的目的?

  还有可疑的地方:沈时安又是被谁杀死的,是发现了鲁智忠的秘密,被灭了口?还是说被另外的两伙人给杀了?

  柳玉一想又不对,如果,河南真的有三方势力,那就不应该去杀沈时安?

  因为三足鼎力刚好平衡了地方势力,沈时安作为外来者,和他们并没有相冲突的地方。

  他只是代表朝廷来赈灾的,等灾情结束后他就会离开,根本用不着节外生枝。

  除非涩及到了其中一方的利益?

  或者,其中一方势力想要吞并另一方,便先和其中一方联手,先把较强的一方给除掉?

  所以,选择在这个时候朝沈时安下手?然后嫁祸给另外一方?

  朝廷派来赈灾的钱粮官被杀,到时京城一定会再派人来查,嫁祸的一方自然会把证据都指向对方。

  又或者,对方想要挑起争端,趁乱起义也不是不可能。

  天下刚定,许多人并不服从满人统治的命令,杀掉朝廷派来的人打皇家的脸,到时再煽动灾民趁机反了朝廷?

  灾民们根本不会官谁当皇帝,只要能给他饭吃,谁就是皇帝。如果真是这种情况?恐怕杀沈大人只是一个开始?

  想到这,柳玉心里有些不安定了。如果真是她预想的那样,那留在府城的那些侍卫恐都有危险?

  她要赶快将灾民的事安顿好,尽快赶回府城将赈灾银找回。不能让这些人的阴谋得成,天下才刚安定,百姓们再不能吃打仗的苦。

  不过,柳玉又奇怪李恒耀不是在府城巡府的府里当下人吗?怎么又跑到岭北来了?

  于是,问李恒耀:“那你又是怎么到岭北来的?”

  说到这事,李恒耀靠近柳玉悄声说道:“我到岭北这边是因为听说:有人想要在岭北这边闹事,想要对大人不利。所以,才会带着铁头赶过来的。”

  “对我不利?是谁?又或者是哪方的势力?”柳玉问道。

  李恒耀摇摇头说:“哪方人马现在还不清楚,只是听说动静不小,对方把河南一半的人马全都调动起来,快速往岭北转移。

  想来再过不久,恐怕就会出乱子。大人还是趁早做好准备。”

  对自己不利?不对,是对自己的身份不利。对钦差不利,范津文有危险。

  柳玉连忙起身对李恒耀说:“我先走了,你快带着铁头离开岭北,将他保护好。

  另外,去光州城外找当地驻军统领,让他带兵来岭北镇压,就说:有反清复明的造反。”

  “喳!”

  柳玉匆匆留下几句话,便拿着剑离开小院,往城外灾民聚集的地方赶去。

  到了城外一看。果然,今日的灾民比他第一次来时要多的多。

  柳玉悄悄来到范津文所在的帐篷,发现范津文,光州同知,岭北县令,还有他带来的侍卫都在帐篷里。

  见到柳玉走进来,所有人都起身行礼。柳玉挥手阻止,然后对他们说:“别讲这虚礼。

  武县令你赶紧让人疏导灾民,让他们分散开,不要集在一起。如果有人不服从,挑事的直接抓起来。

  


  (https://www.biqiugex.com/book_74593377/54032559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i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i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