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娇玉 > 第65章外地口音的人

第65章外地口音的人


  最后再说一句:小妹,不管你的身份是什么?你都是我的小妹,永远都是。好好保护自己。二哥留!

  看完信,柳玉的眼泪又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把信紧紧捂在胸口,心痛的一抽一抽的。

  可无论柳玉怎么伤心,她的二哥也不会再活过来了。心中对白莲教恨之入骨,对姚之富更是恨不得饮其血,食之肉。

  柳玉在心中发誓,早晚有一天把姚之富给抓回来千刀万剐。

  伤心过后,柳玉将信收到了仓库的一个空格里,连那半块玉配也一起放了进去。

  还在格子外面贴上纸条作备注,以后这个格子就专门放各类信件和账簿之类的。

  将这些不能出现的物品全部收好后,出了空间离开了小院。

  隔天,柳玉正准备前往二哥生前住的小院,没想前面的衙役前来禀告说:“门外有个风水大师前来求见大人。”

  柳玉一听就知道,应该是给二哥找墓地的大师回来了。看来已经找到地方了。

  连忙吩咐衙役将大师带到正厅,柳玉将衣领整了整,然后才背着手来到正厅,大师带着另一个年轻男子已立在大厅等候,见柳玉走进来,大师连忙带着徒弟向柳玉行礼。

  柳玉说了声:“免礼!”便坐到上首的位置。

  坐定后,柳玉问道:“大师前来找本官,可是找到地方了?”

  回大人的话:“老道幸不辱命,已经找好地方。老道今日前来,是来带大人前去查看的。要是不满意,老道再去别处找找。”

  “有劳道长前面带路。”柳玉客气的对道长说道。

  柳玉带着两个衙役跟着大师来到城外,去看了那块地,那是在一座山的后面,前面还有条小溪经过。

  柳玉在周围看了看,发现这处确实不错,大师还告诉她开挖的地方,棺材应该怎么摆放。

  回城后,柳玉让其中一个衙役给老仆送信,告诉他选好的地方,自己就不去小院了。

  和尚念经要到明天才结束,等念完经再过去送葬。

  柳玉刚才出城时,突然想起上次被她抓过来关到牢里的劫匪。上次走的匆忙,把这些人交给的知府,也不知他有没有问出些什么?

  回到州府衙门,柳玉找来了知府,问他那些被关在牢里劫匪的情况。

  没想到,知府居然告诉她人被府城的人给带走了,说巡府大人要审问。

  “你,你让我说你什么好?”柳玉被气的没话说。

  知府见柳玉脸色不好,就知道自己做错事了。但巡府大人派人过来要人,自己也不能不给啊!

  知府用袖子擦了擦不存在的汗,他希望钦差大人消消气,小心的向柳玉提出:“大人,要不下官派人去将他们追回来?”

  “不用了。”柳玉挥手阻止说。

  随后,柳玉又问道:“在这些劫匪没被带走前,有问出什么来吗?”

  “没有,这些人嘴巴紧的很。下官什么也没问出来。”知府回答。

  柳玉听了有些失望,人就这样被放跑了,却什么有用的线索都没得到。柳玉挥手让知府下去,她要一个人静静。

  这时,知府却说了句话引起了柳玉的怀疑?

  知府对柳玉说:“下官在审这些劫匪时,其中有一个人说话的口音和其他人不一样,个头长的也比其他人要矮小些。下官怀疑他不是咱河南人。”

  听到这话,柳玉眼前一亮,可以从这个外地口音的人下手。

  于是,柳玉问:“你可还记得这个人的相貌?”

  “记得。”知府回道。

  “府里有画师吗?让他过来。”

  “是!”

  没过一会儿,一个留着八字胡的精瘦老头来到二人面前,进了正厅后头都没抬就直接跪了下去。

  柳玉让他起来,又让下人抬了一张桌子过来,上面摆好文房四宝。

  对画师说:“一会知府大人说什么,你就画什么。拼个人像出来。”

  “是!”画师来到桌前底头应道。

  知府努力回想着当天去牢里审问时,那个人的相貌。口中说道:“此人长着一双细长的小眼睛,目光却凶狠。

  乱糟糟的头发搭拉着垂到了脸上,遮住了半边脸。宽鼻阔嘴,左眼角处好像有一处伤疤。大概就这些了。”

  画师画好后便离开桌边,柳玉来到桌边拿起画好的画像看了看,发现该有的特征都有了。

  柳玉点点头说:“不错!你照着这样子再画一副。”

  画师又照着刚才的画像又画了一幅,画好之后交给柳玉。

  柳玉接过后,和刚才的对比了一翻,发现没有太大的出入,便挥手让画师下去。

  柳玉将其中一副画像递给知府说:“将这副画拿去让人临摹。”

  知府双手接过,暗自松了口气,好在办了件让钦差大人满意的事了。

  柳玉将剩下的一副画像自己收了起来,留着以后对照。

  很快就到了第二天的傍晚,柳玉早早的来到了小院。

  此时,小院里所有下葬物品准备就绪,抬棺之人也准备就绪。等柳玉到后,丧葬队伍开始出行。

  柳玉跟着人群来到城外,将棺材放入早挖好的长条土坑内。和尚们围坐在棺材四周,又是念经,又是烧手抄经稿的,经过一翻仪式之后,才听到领头的和尚高声叫道:“仪式完成,可以填土。”

  等全部完成之后,除了柳玉,其他人都陆陆续续离开了。

  柳玉一个人在新坟前站了很久,其实她有很多话还没来得及说。可现在已经没有机会了。

  想到这,柳玉蹲在地上,抱着木制墓碑默默流泪。直到天完全黑透才离开。

  第二天,柳玉带着何侍卫和范津文还有一干衙役离开了许州,离开前,柳玉让知府继续关注灾民,能返乡的朝廷要排灾民返乡。

  暂时不能返乡的,也要安顿好灾民。时刻注意白莲教组织,有任何风吹草动都要向她汇报。

  这次回开封柳玉没有骑马,坐着许州知府提供的马车慢悠悠的往开封去。现在灾情缓和了许多,不用那么赶。

  至于沈大人被杀案目前还没有什么头绪,依之前李恒耀所说,巡府鲁智忠的嫌疑很大。

  坐在马车里的柳玉今日没有修练,在想着沈时安被杀的事。正想的入神,却发现马车停了下来。

  赶马车的何侍卫对柳玉说:“大人,走了大半天,人困马乏。天也快黑了,正好前面有条河,范大人说在这边休息过夜。”

  


  (https://www.biqiugex.com/book_74593377/53600922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i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i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