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娇玉 > 第74章报仇

第74章报仇


  发现字里行间明面上都是指向范津文,但柳玉仔细看后发现有些字,墨的颜色不太一样,像是后加上去的。

  字迹和前面的也有些不一样,像是另一个人写的。

  又拿出另外一本账簿看了起来,上面记载着许多银两的收用,每一项都记的清清楚楚。总共白银百万两之多。

  账簿上记载了这些银子是何时到手的,又流去了何方?柳玉继续往下看去,根据账簿上记载,银子大多数都运往了云梦山。

  就连这次沈时安带来的赈灾银都一起运了过去。

  看到这,柳玉放下账簿。这些明显是另做陷害范津文的,不是原始信件和账簿。但这也不能排除范津文一定是无辜的?

  柳玉在书桌后来回走动思考着,过了有一柱香时间,柳玉才对何侍卫说:“去将范津文打入大牢。”

  “大人,这是……”

  “去吧!将范津文单独关压,进去之后任何人不得审问。如果鲁智忠问,也不用给他解释。”

  何侍卫领命下去后,李恒耀这才向柳玉汇报他打听到的消息。

  据李恒耀打听到的消息是:白莲教在河南的分部是在开封城外二十里的一个山村,这个村子里的人都是白莲教众。

  平时村里的人不与外面的人接触,村里也不接受外人投宿。所以李恒耀没能入村,对里面的兵力布属了解的不多。

  另外,李恒耀还打听到一个消息:白莲教的少主得急病去世了,说是要回乡安葬。现在白莲教分部的人都在为他们的少主回乡做准备。

  柳玉一听:少主,不是她二哥吗?二哥就是被白莲教的人给重伤,又因白莲教的人守在药房倒至求治不及时去世的。

  再说尸体都已经下葬,哪还用得着回乡?

  柳玉突然想起以前说过,二哥曾告诉过她:赈灾银就在白莲教的分部。不好,他们要转移赈灾银。

  想到这,柳玉立刻让李恒耀下去招集人马,带人拦截白莲教众,抢夺赈灾银。

  之前听二哥说:白莲教的教主也在河南,不知道有没有离开?之前一直忙着鲁智忠的事,把他给忘了。

  李恒耀的动作很快,府城的衙役很快得到消息,全部集中在府衙门口等着钦差下令。

  柳玉到时,门口已经站了黑压压的一片,每个人都穿着统一的衙役服装,腰跨大刀,吓得周围百姓都关起门窗,不敢出来。

  目前,柳玉的伤势还没完全好,还不能使用内力。

  原本,捉拿白莲教众,追赈灾银这些事有李恒耀带人过去就行。但柳玉想为二哥报仇,必要亲自去捉拿姚之富,任谁劝都不行。

  一行人骑马直奔城外,李恒耀打头,柳玉紧随其后。在开封城外的必经之路上拦截白莲教一行人。

  时间过得很快,但他们要等的人却没来。眼看天就要黑了,柳玉焦急的在原地走来走去。

  难道来迟了?白莲教的人已经走了?这要是让他们带着赈灾银逃了,自己罪过可就大了。

  柳玉不死心,让衙役们在原地分两班,轮流休息,她自己和李恒耀二人轮换。

  黑暗的夜空,只有几颗星星在远处闪烁,为地上的人们带来一丝光明。

  一夜很快过去,原本靠在树下守夜的柳玉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直到早晨的阳光打在她的脸上才醒过来。

  看到不少衙役们东倒西歪的躺在地上睡觉,柳玉来到李恒耀的面前问:“夜里可有异常?”

  “没有。”李恒耀摇头对柳玉说道。

  柳玉点点头离开,走到无人注意的地方,从袖袋里掏出一方素色锦帕,用草叶上的露水打湿擦脸。

  擦完脸,柳玉正准备回营地,却听到远处传来哀乐,还夹着哭声。

  柳玉起身向远处看去,看到远处一群人有手持白幡的,有洒纸钱的,有推棺材的,还有人扶棺哭泣的。远远看去浩浩荡荡。

  见到这些人,柳玉嘴角露出了微笑,心中暗叫一声:“终于来了。”

  柳玉往回走到李恒耀身边说:“咱们等的人到了,让他们赶紧起来。”

  李恒耀听了一跃而起,立刻来到睡觉的衙役身边,将他们一个一个的叫起来。衙役门一个个打着哈欠,伸着懒腰。嘴里面嘟囔着说:“才刚睡着,就被叫醒了。”

  李恒耀看着他们说:“别抱怨了,赶紧干活,没看大人也起来了吗?”

  众衙役这才闭嘴,偷偷往柳玉看去,见柳玉看过来一个个又连忙将头低下。

  关卡是昨天就设好的,衙役们起来只要将队整好就行。

  官兵这边的队伍整好后不久,送葬的队伍也慢慢到了跟前,柳玉向李恒耀做了个动作,让他上前查看。

  李恒耀带人上前拦住送葬队伍说:“停下,官府检查。”

  只见送葬队伍中,打头的一个大汉一挥手让队伍停下,然后来到李恒耀面前说:“官爷,今个儿怎么到这来了?咱是往外城送葬的,不进城。”

  说着从腰间掏出一把碎银子递给李恒耀。

  李恒耀将银子推了回去,继续说:“不管是往哪去的,只要经过这都要停下来检查。

  说吧!这棺材里装的是谁?怎么死的?最好老老实实说清楚。”

  “是,官爷。小的一定实话实说。这棺材里装的是我们镇上的陈员外,得了急病突然死了。

  大夫说这病会传染,让家里人将他葬远点,最好没有人经过的地方。”大汉对点头哈腰的说道。

  李恒耀推开挡在他身前的大汉,围着棺材走了一圈后说:“装棺材打开。”

  周围送葬的人听了李恒耀的话,都很紧张的盯着他,有的甚至将手中的哭声棒都举了起来。

  领头的大汉一看不好,赶忙向周围的人打眼色,又上前拦着李恒耀说:“哎呀,官爷。我们员外是得病死的会传染的,大人千万不能打开。”

  李恒耀却不管,见大汉还要阻拦他,便说:“推开一点看一下就行,再说爷不怕传染。”

  说着就爬上马车,双手抵住棺材板,准备打开。大汉一看要暴露,连忙抽出马车下面的刀砍向李恒耀。

  李恒耀侧身躲过大汉的刀,周围的人见大汉拿刀,也纷纷拿起自己手中的武器冲向设卡的衙役们。

  站在一旁的柳玉抽出腰间的剑,攻向周围送葬的人群。一时间场面十分混乱。

  


  (https://www.biqiugex.com/book_74593377/53457576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i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i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