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娇玉 > 第2章出 事

第2章出 事


  廖屠夫虽然不解,但向来执行命令惯了,听到玉娘说收拾东西上山。

  接过玉娘手中的包袱,拿起装好的水囊,又把玉娘背到背上。一行人往这不知名的山上走去。

  玉娘让廖屠夫不要顺着小溪走,让他往没人走过的路走去,还让二哥拿木棍把走过的路用木棍重新拔好,不让人看出有人走过。

  由于廖屠夫背着玉娘,只能让廖婶拿着大刀在前面开路。

  这把大刀是廖屠夫当兵时用的武器,平时杀猪用不到,但没事时经常拿出来擦/擦/磨/磨,保养的不错,刀刃相当锋利。

  趴在廖屠夫背上的玉娘,感觉脖子处有东西硌着她。拿出来一看,这是离京前娘亲给她的荷包,里面放着半块玉配。

  前世这块玉配早就不见了,也不知是丢了还是被人拿走了?

  将玉配放回荷包塞进衣服里,继续趴在廖屠夫背后。

  一行四人爬了半天的山,身上的衣服都被露水打湿了,廖婶怕少爷小姐穿着湿衣服会着凉。

  转身对身后的丈夫说:“相公,我们找个地方生火吧!把身上的衣服烤烤,防止少爷和小姐着凉。”

  “好,你看一下哪边可以生火?”廖屠夫把玉娘往后背上托了托回道。

  廖婶一边用刀拨开两边树枝杂草,一边看向远方,想找一个可以生火休息的地方。

  又走了大概一个时辰,太阳都已经照进了树林,气温也比早上升高了许多,起码玉娘感觉比早上要暖和一些。虽然她的脚已经被冻的没了知觉。

  趴在廖屠夫背上的玉娘,也不知道是因为着凉了,还是因为脚上的鞋子被露水打湿。

  只觉得头越来越重,被太阳这么一晒,好想睡觉。

  就在玉娘迷迷糊糊要睡着时,听到廖婶惊喜的声音:前面有个山洞,我们到那去生火。

  然后玉娘就感觉他们越走越快了,再后来玉娘眼前一黑就晕过去了。

  等到一行人走到山洞里生了火,把玉娘放下时,才发现玉娘已经晕了过去。

  几人吓的手忙脚乱,掐人中的掐人中,倒水的倒水,廖婶更是把玉娘用棉衣裹着紧紧的抱在怀里。

  由于是靠在火堆旁,又被廖婶捂在怀里,玉娘终于缓过来了,头还是有些晕,身上也不舒服,但玉娘没说。

  杨善勇见妹妹醒来了,连忙把刚烧热的水倒些进水囊。让妹妹抱在怀里捂着,等再凉些就可以喝了,刚才玉娘晕过去可把他吓坏了。

  玉娘抱着暖暖的牛皮水囊,又被廖婶抱在怀里烤了这么久的火,身上已经暖和了许多,只是头还有些沉,也没什么力气。

  她怕廖婶累着,便挣扎着想要下地坐到石头上。

  廖婶一开始不同意,后来见玉娘坚持,便让廖屠夫拿件衣服在火上烤了一会放到石头上,然后才把玉娘放上去,还是不放心的坐在一旁看着。

  杨善勇也不放心妹妹,倒了一些热水,撕了一些干粮放到热水里泡着,放了少许的盐在里面,端到玉娘面说:“妹妹,吃些热的吧!”

  又对廖婶说:“廖婶,我来看着妹妹,你和廖叔也去喝些热水吧!

  再到周围找找有没其它吃的,连续吃了几天的干粮,妹妹一定吃腻了,找些其它吃的改改口味。”

  说完把另一只手中的水囊递给廖婶,然后坐到玉娘身边,用木勺把泡软的干粮一勺一勺的喂到玉娘嘴里。

  廖婶往廖屠夫方向看了一眼,见相公点头,便拿着水囊坐到另一边去。

  夫妻二人喝了些水又吃了点干粮,叮嘱他们不要乱跑,便拿着那把大刀出了山洞。

  玉娘之前在廖屠夫背上睡了一觉,又吃了热食,现在精神了许多。

  看着坐在她旁边一边吃着干粮一边打着瞌睡的二哥说:“二哥,你在这睡一会吧!等廖叔廖婶打到猎物回来我再叫你。”

  杨善勇听了妹妹的话,连忙摇头说:“不能睡,我要陪你一起等廖叔廖婶回来。”

  “二哥你累了,赶紧休息一会。我在这看着火,不乱跑。”

  后来,杨善勇实在太累靠着石头就想睡觉。昨天晚上马车颠簸了一路,根本没法睡觉。

  今天又赶了大半天的山路,他困的眼睛都快睁不开了。

  这两天见妹妹懂事了不少,便想休息一会,等睡醒再起来陪妹妹,防止妹妹没人陪着会害怕。

  杨善勇缩在火堆旁的大石头上睡着了,玉娘见二哥睡着了,拿出包袱里的另一件棉衣给他盖上,防止着凉。

  为防止火堆息灭,玉娘出了山洞去附近又找了些干柴回来备着。

  玉娘一个人坐在火堆前,一边往里添加柴火,一边想着留在京城的爹娘和大哥,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

  前世一直到死也没听到过京城的任何消息,之前一直在逃命的路上,没时间想爹娘的事。

  现在闲下来了,玉娘就想起从小把她捧在手心的双亲。

  如果有机会,她一定要去趟京城,去打探亲人的消息。希望今生还能再见到他们。

  想到这,玉娘扭头看了看正在睡觉的二哥,二哥也才十二岁,和自己一样,不说锦衣玉食,但也从未吃过苦。

  自从离开京城,饥一顿,饱一顿的,风餐露宿从没睡过一夜好觉。

  自己前世好歹活到了十六岁,以后一定要好好照顾二哥。

  下定决心后,玉娘又往火堆里添了一把柴,给二哥掖了掖盖着的衣服,然后出了山洞。

  来到洞口,抬头看了看天,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不知是树木太多?还是天就快黑了?总之在山洞这边已经很暗了。

  廖叔廖婶二人很早就出去了,也不知道打没打到猎物?还是遇到了其它麻烦?怎么去了这么久?玉娘心中既是担心又很着急。

  天色越来越暗,直到完全黑了下来,周围除了柴火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只有“呼”“呼”的风声。

  二哥还在睡觉,玉娘心中有点害怕。

  正当玉娘焦急的等着廖叔廖婶时,听到远处一声狼嚎,吓的玉娘身子一颤,差点摔倒在地上。

  玉娘心中更担心了,担心廖叔廖婶出事,廖叔廖婶出事,就他们两个孩子肯定走不出这片山林的。

  想到这,玉娘连忙跑到杨善勇的身边叫着:“二哥,快点起来,廖叔廖婶出事了。”

  连叫了好几声,杨善勇也没有醒来,玉娘伸手一摸,二哥的额头好烫,心知是发烧了,这下玉娘更担心了。

  廖叔廖婶到现在没回来,二哥又发起了高烧,玉娘只能拿起火堆旁边的水囊半托起二哥的身体,往他嘴边送水,希望二哥能喝些热水去去热气。

  烧的迷迷糊糊的杨善勇,正觉的口干,发现有人给他喂水,就着水囊咕咚咕咚喝了几大口,喝完又迷迷糊糊昏睡了过去。

  


  (https://www.biqiugex.com/book_74593377/52035427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i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i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