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娇玉 > 第5章夺舍

第5章夺舍


  吓的玉娘连连后退,过了好一会才反映过来,连忙跪到白骨面不停的道歉:“道长,对不起!

  我不是有意的,我真的不是有意的,我以为你睡着了,只是想要叫醒你……”

  玉娘语无伦次的说着,越说越乱,只是后面自己说了什么都不知道,只知道一个劲的磕头。

  不知道磕了多久,玉娘才慢慢停了下来,想着自己刚才不该去碰触道长。

  不然道长也不会就剩下一堆白骨,心中内疚的玉娘打算让道长入土为安。

  想到这,玉娘连忙起身,上前打算收纳道长的尸/骨,发现道长大拇指上套着个指环,由于没有肉支撑显的松垮。

  玉娘好奇的拿了起来,刚拿到手中发现掌心一痛,这个指环居然自己套到她的手上。

  指环又宽又厚,又没有任何花纹,玉娘嫌不好看,想要拿下来。

  玉娘一边拔着手上的指环一边说:“这么丑的指环我才不要戴,还是拿下来还给道长。”

  掰了许久也没拿下,就像长在上面一样。

  玉娘只得松手,再看指环时,发现它真的长到手指上了。

  原本又粗又厚的指环不见了,只在大拇指上留下一个淡淡的指环印迹。这下真拿不下来了。

  指环拿不下来就没法还给道长,玉娘心中更内疚了。

  轻轻的把散落下来的骨头堆放到一起,就地用手挖了个坑,把道长的骨头一根一根的放了进去。

  抬头看到石台上的那个盒子,玉娘拿起盒子准备放到坑里一起埋了。

  根本没打算打开看,她怕像指环一样沾到手上拿不下来。

  谁知,玉娘刚碰到盒子,脑子里就有个声音,要她打开盒子,玉娘假装听不到,把盒子快速的拿了放到坑里。

  在她刚把盒子放到坑里时,盒子自动打开了,一道亮光直冲玉娘的脑门,她大叫一声“啊”晕了过去。

  晕过去的玉娘痛苦并没有减少,那道亮光钻进她的脑子后,她就感觉自己好像不受控制一样,想要站起来都不行。

  而且她感觉自己的记忆在快速减退,好像有人在抽取她脑中的记忆,就这一会的功夫,前世许多的事情她已经想不起来了。

  玉娘拼命挣扎,她不能忘,不管是前世还是今世,任何记忆都不能忘,没有这些记忆她怎么报仇?怎么去找她的亲人?

  特别是她的二哥,还在上面等着她找食物和水回去呢?她怎么可以没有这些记忆。

  可能玉娘挣扎的厉害,记忆减退的速度慢了,玉娘见挣扎有效,更加拼命的挣脱让记忆消失的来源。

  甚至到最后,玉娘顺着那抽取她记的来源反攻过去,死咬着那点不放,就像吸/水囊里的水一样,拼命把对方往嘴里吸,虽然她不知道那是个什么东西。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玉娘才把对方给全部吃完,就像喝水一样,虽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东西,可还是会饱。

  等全部吃完以后,玉娘的脑子里多了许多东西,仔细想来应该是对方的记忆。因为之前自己被吃掉时也少了许多记忆。

  玉娘仔细的查看了对方的记忆才知道刚才的事有多危险,幸亏自己刚才拼命反抗,要不然自己真的死了。

  不止是失去记忆,连转世投胎的机会都没有。

  原因来刚才抢她记忆的行为在修仙界叫夺舍,刚才想要夺她舍的就是之前关在盒子里的一只灵虫,它有个非常霸气的名字叫万年蛊王。

  而它的主人就是玉娘见到的那个老道士,就是个修仙者。

  但他主修医术,也会练丹,之前玉娘拿到的那个指环是他的芥子空间,道士给空间取名药园。

  玉娘之前落下来的那个药田就是道士种的,那只是他种在外面的一部分,药田被道长布置了阵法,所以玉娘才会觉得那里温暖的像春天。

  这只灵虫是道士的老祖宗给他的,从小就养着的,至今有六千多年了,在遇到道士之前一直是他老祖宗养着的。

  再往前的记忆这只灵虫也不知道,时间太久它记不得,也可能那时候它还没有开灵智。

  这只灵虫有记忆以来一直都是道士的祖孙养着它,给它吃各种药材,什么药材都。

  只要是药材它都吃,有毒的,没毒的,会动的,不会动的来者不拒。

  当然,虫子除了吃它主人给的药材,还会吞噬其它的虫子,给它主人解毒。

  毒药对它来说也是补品。所以,它的两任主人从来不怕中毒。

  之前老主人在快要死的时候把它送给了最喜欢的孙辈,后来的主人与人斗法,伤了根本,修为无法提升,最终寿元耗尽死亡。

  这只活了几千近万年的灵虫,见主人死了一个又一个,它自己又老是被人奴役,就想翻身当主人,所以才会夺舍玉娘。

  也是它倒霉,碰到这个活了两世,心性坚定,又一心想要报仇的玉娘,夺舍不成反被玉娘夺了舍,抢了记忆。

  整理了蛊王的记忆,玉娘慢慢睁开了眼,此时的玉娘,和原来有了很大的区别。

  玉娘醒来后,把放在坑里的盒子拿了上来,轻轻打开盒子,看到里面那个浑身泛着紫光又很肥胖的虫子,趴在盒子里一动不动。

  玉娘知道,那是因为这只蛊王已经没有了灵魂,想要再生出灵智已经不可能,就这让它死了又太可惜。

  玉娘把这只蛊王拿出来放到左掌心中,又伸出右食指咬破,滴了一滴血在上面。

  随后指挥着蛊王慢慢蠕动到右食指的伤口处,顺着伤口钻进了玉娘/体/内。

  当蛊王钻进伤口处,伤口也随之消失。

  现在玉娘和蛊王盒二为一,她即是蛊王,蛊王即是她。

  玉娘把空盒子放回坑内,随后慢慢把土盖了回去。

  埋好老道士的尸骨,玉娘又在这简易的坟前磕头表示感谢,也在心里认同老道士为她师傅。

  玉娘伸手看了看右手大拇指上的指环痕迹,心中想着进去。

  果然见到了比山谷里大几十倍的药田,里面种着各种名贵药材,有些年份更是达到了千年。

  里面有山有水,自成一界,只是现在玉娘没有修为。所以,空间显示的是最原史的模样。

  宝物果然不一样,看完了药田,玉娘又走进了茅草屋,发现茅草屋里十分简漏,只有两个房间,一个是正屋,一个作仓库。

  正屋里只有一张矮桌,上面除了一块玉牌没有别的物品。

  玉娘拿起玉牌,发现上面有流光闪过,看起来像是有字,拿着放到眼前,想要看的更清楚一些。

  没成想,想靠近脸部,玉牌就自动贴到脑门上,随后有大量的信息钻进脑海,过了许久玉娘才回过神来整理这些突然钻进脑海的记忆。

  


  (https://www.biqiugex.com/book_74593377/51947412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i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i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