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娇玉 > 第10章竞争激烈

第10章竞争激烈


  突然,玉娘被一声大喝给惊醒,想到前世的事已经过去了,自己是上京城找二哥的,不能节外生枝。

  玉娘这才收敛气势,恢复到原本风轻云淡的表情。

  而车夫因为只是平常百姓,身上也没多少银子,官兵得不了多少孝敬。所以,对他的太度自然不好。

  除了大声喝斥车夫,还要打开车厢检查,车夫为难的说:“官爷,老头马车是拉客的,车厢里只有一位姑娘,没有旁人。”

  “去,去,去,别废话,让你打开就打开。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其中一个官兵粗鲁的推开车夫说道。

  玉娘听了官兵的话,怕连累到车夫,便将车厢门打开说:“车厢里就我一个人,你们查吧!”说着便跳下了马车。

  那官兵见玉娘跳下马车,朝车厢里看看,发现里面真的只有玉娘一个人,除了两个包袱。

  用随身带着的配刀挑开看了看,没发现什么值钱的物品,便放他们离开了。

  玉娘没有再上马车,跟在马车后面进了城,来到真定府的福来客栈,要了一间上房,拿着行礼上了楼。

  因为城门口的事,玉娘心情不太好,也不想出去了,把包袱里的东西重新整理了一下,便洗洗上/床睡觉了。

  第二天一早,玉娘被饿醒了。起床洗漱过后,玉娘就下楼吃早饭。

  福来客栈早上吃饭的人不多,玉娘来到一楼,见大厅里空荡荡的,就随便找了张桌子坐了下来。

  让小二给她上些粥和包子,又让小二给她先送杯水上来润润喉。

  由于吃早饭的人少,跟小二才说过没多久,厨房那边就有人给玉娘把她要的粥和包子送上来了,还配送了小菜。

  玉娘昨天晚上没有吃饭,今天起来特别饿,见包子上来便拿起一个就吃。

  没成想,一个包子还没吃完,就听到一个男人的声音:“姑娘,早上就吃包子哪行啊!

  跟着爷,爷保证你的早膳顿顿都吃燕窝粥,衣服首饰连换一个月都不带重样的。”

  说着还坐到了玉娘的对面,后面还跟着家丁在狗腿的附和着。

  玉娘听了对方的话差点咽着,好不容易把一个包子吃,抬头朝对方看去。

  男人大概二十来岁,长相一般,穿着上好的绸缎,手中拿着把纸扇在轻轻扇着。

  见玉娘抬头看他,故意朝玉娘挑了下眉,给玉娘一个自认为英俊又潇洒的笑容。

  玉娘见是个二世祖,便拿起另外一个包子吃了起来,根本不答理他,这种人前世她见多了。

  二世祖见玉娘没理他,就想伸手来拉玉娘,没等他手碰到玉娘的衣服,便被另一只手抓住。

  只听抓住他的人说:“大清早的,谁家的狗跑出来乱吠。”

  “你是谁啊?敢管我董二爷的事,有种报上名来。”自称董二爷的把扇子一合对着来人叫道。

  身后的那家丁也跟着说:“就是,就是,报上名来。”

  “小爷行不更名,坐不改姓,京城李恒耀是也,小爷专治你这种整日无所事事,调戏良家妇女的人渣。”

  玉娘把第二个包子吃完,抬头看了看眼前吵着的两人,对李恒耀说道:“感谢少侠出手相助,小女子感激不尽。”

  转头又对二世祖说道:“本姑娘不喜欢吃燕窝粥,也不需那么多的衣服首饰,对你第五房小妾的位置更不感兴趣。”

  说完向李恒耀行了个江湖礼便转身上楼了。

  二世祖想上前阻拦被李恒耀拦截,左右都躲不过去,二人僵持在桌旁。

  玉娘离开后,李恒耀和二世祖两人瞪了一会,便被同伴叫走了。

  董二爷身见李恒耀离开,在身后大叫:“有种你别走啊!哼!等二爷去叫人来,敢阻拦二爷我纳第五房小妾,定叫你吃不了兜着走。”

  “二爷,奴才在呢!”身后的家丁忙露头谄媚道。

  董二爷推开挡在他前面的家丁说:“滚一边去!你只能算半个。”

  “二爷说的是,奴才是个废物,不能算个人。”说着弓着身子退到董二爷的身后。

  董二爷“哼”了一声,甩开扇子离开了福来客栈,自称废物的家丁连忙跟上。

  叫走李恒耀的人叫穆克登,同李恒耀都是康熙身边的带刀侍卫。

  这次康熙因为除了鳌拜,憋屈了许久的小皇帝想要出宫看看,太皇太后孝庄不放心,便让索额图陪同,带着四个武功高强的侍卫贴身保护。

  四个侍卫分别是图里深,穆克登,纳兰容若和李恒耀。

  另外孝庄还怕康熙出门在外有个头疼脑热的,还让太医院院首黄运跟着。

  此时的康熙正在特等客房里和纳兰容若下棋,索额图和黄运二人在一旁陪同。

  康熙身边的四个侍卫,原本应该两两分班,但因为满汉关系,唯一的汉人侍卫自然受一些排挤。

  而三个满人当中,纳兰容若深得康熙信任,又文武全才自然陪同较多。

  图里深和穆克登二人抱团,日夜守在康熙身边,余下的杂事自然就归李恒耀来做。

  此时李恒耀就是帮康熙拿早饭的,因碰到玉娘被骚扰的事担误了一些时间。

  穆克登见李恒耀去了许久不见回来,便找了过来。

  李恒耀忙把拿好的早饭端上跟在穆克登的身后往特等房走去。

  来到门外,图里深从李恒耀的手中接过手中的食盒说:“在外面等着。”

  李恒耀只得把拿好的早饭交给图里深,站在门外等侯。

  穆克登站在李恒耀的对面说:“一会儿我图里深去吃早饭,等他回来替换我们。”

  “知道了。”李恒耀小声回道。

  李恒耀心里有少许失落,好不容易才争得陪同圣驾出行的机会,却一直被排挤在外,到现在皇上估计连他姓什么都不知道。

  不过,很快他就打起了精神,起码他能跟着出来,这次皇上记不得他,下次再争取陪圣上出行,说不定皇上就记得他呢!

  穆克登见李恒耀一会垂头丧气,一会抬头挺胸,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不过,想什么跟自己有关系吗?还是好好给皇上站岗吧!

  现在皇上提倡满汉一家亲,连出行都带汉人侍卫,这御前侍卫竞争越来越激烈了。

  图里深很快吃完饭过来替换二人,穆克登和李恒耀不敢耽搁赶忙去吃了饭。

  又让厨房做了些好带的饭菜带上,跟上皇上要是饿了好拿给圣上吃。

  这边刚准备好,那边康熙已经带着索额图他们出来了,这次康熙出行比较低调。

  只备了一辆马车,车厢比寻常人家的要大些,拉马车的马有两匹,都是日行千里的高头大马。

  此时康熙上了马车,太医黄运跟在康熙身旁随时照看,其他人都是骑马围在马车四周,以保康熙安全。

  康熙一行人上路的同时,玉娘也坐上门车从另一个门出发了。

  


  (https://www.biqiugex.com/book_74593377/51865813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i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i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