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娇玉 > 第16章线索

第16章线索


  “现在,要先找到那个和马秀才在一起的人是谁?才能知道,马秀才被他带到哪去了?”

  “皇上,奴才再去找掌柜的,让他把替马秀才付银子的那个人的特征说出来,奴才去画出那个人的画像,到时再去找人。”

  “好!性德你去找掌柜的画画像,画好之后交给李侍卫,让他和柳公子去找人。”康熙说着给纳兰容若和李恒耀指派了任务。

  二人领命,纳兰容若首先下去找掌柜的画画象,几次调整。终于,在掌柜的确认下把嫌疑人的画像画了出来。

  李恒耀拿到画象来找玉娘,二人连夜拿着画像在易州城里找人比对。

  连续忙了一天一夜,才找到一个说见过画像上的人。这个人是易州城里的一个卖画的穷书生。

  在玉娘拿着这幅画象问他时,他回想了一下那天和他见面的过程:

  这个人应该是个读书人,当时小生在街上摆摊卖字画,看衣着应该不差银子,手里拿着一把折扇,看起来风流倜傥。

  来到小人的摊位上,把所有的字画都翻了一遍,嫌小人的字画不好。还嘲讽说:“就这些字画也好意思拿出来卖?”

  小人被他说的无地自容,觉得不好意思。其实小人也是没办法,家里穷买不起纸笔练不了画,平时就在沙地上练习。

  后来家中实在困难,小人就把父亲留下来的纸拿出来作画,想卖些银子好为今年的冬天作准备。

  没成想,被那位公子贬得一文不值,字画也没卖出去,当时小人很生气,还跟他吵了一架。

  “那后来那个人去哪里了?”玉娘追问道。

  “小人的字画没卖掉,还和客人吵了一架,后来也没人来买字画了。

  不过,奇怪的事发生了,那个客人后来又回来了?还买了小人的一副字画,好像心情很好的样子,找给他的银子都没要就走了。

  再后来,他去哪里小人就不知道了。哦!我想起来了,他当时是从明月楼出来的。还和其中一个姑娘调笑来着。”

  玉娘和李恒耀对视了一眼,李恒耀从怀中摸出二两碎银子递给书生说:“谢谢!”

  书生推托不要,摇着头离开了。李恒耀上前悄悄把银子放入书生的画桶里。

  然后,和玉娘一起走进了明月楼。

  玉娘前世被人培养成瘦马,在送出之前,也曾给人唱歌跳舞。

  心中对这些流入风尘的人很是同情,有种同病相怜的感觉。

  所以进入明月楼之后,见到正在台上蒙面跳舞的女子,盯着看了一会,目光中尽是同情之意。

  楼里的妈妈以为她对跳舞女子有兴趣,捂嘴偷笑说:“唉哟!又是一个被我们如月吸引的公子,前段时间还有位公子不惜砸下千两白银,就只为了见一次如月的真面目。

  这位小公子要是真喜欢我家如月,可以给她投花。一束只要十两就行。

  谁投的花多,我们如月就选谁。到时花前月下,共度良宵都不是问题。”

  玉娘和李恒耀听到有人砸千两银子,只为见如月面,心中诧异。两人相互看了一眼,玉娘问道:“妈妈,不知这砸下这么多银子的是何方人氏?”

  “哟!瞧公子您说的,咱们明月楼开门迎客,只认银子不认人。妈妈只知道,这银子啊……都是从官府这一个地方出来的。哈哈哈……”

  玉娘见妈妈妈左顾言他,不正面回答,也不打算再问了,便对她说:“妈妈,等如月姑娘跳完舞,让她过来给我们唱两首小曲。”

  “公子,这唱小曲是没问题。不过,这银子……”说着,妈妈还做出了收银子的动作。

  李恒耀见此忙从怀中拿出一叠银票,从中抽出两张放到妈妈手中,妈妈立刻眉开眼笑的收起银子说:“公子稍等啊!妈妈这就去叫如月过来陪两位公子。”

  玉娘见妈妈喜笑颜开的离开,好奇的问李恒耀:“李兄,刚才你给了妈妈多少银子?让她那么开心。”

  李恒耀伸出一根手指,玉娘以为是一百两,点了点头说:“一百两不多,青楼里的姑娘很可怜,多给一些她们也能过的好些。”

  “是一千两。”李恒耀对玉娘摇摇头说。

  “噗!一千两?”玉娘刚喝了一口茶,被李恒耀说的一千两惊的全都喷了出来,好在中间隔了桌子。

  玉娘连忙他李恒耀道歉,又叫人把桌子收了,才小声对他说:“一千两?是不是太多了?”

  “放心,出门之前,少爷给了我两万两银票,让我随便花。”

  “果然是二世祖,吃喝玩乐相当在行。小弟甘拜下风!”

  对于玉娘的话,李恒耀不依了:“不许这么说我家少爷,我们三少爷不是你想的那样?他很厉害的。”

  “是,你们三少爷很厉害。嗯!花银子很厉害。”

  李恒耀想让玉娘改变对康熙的看法,但他又不能泄露康熙的身份,只能郁闷的在那喝茶。好在,如月的到来解救了李恒耀。

  如月蒙着脸,抱着一把琴走了进来,先向两人行人礼,把琴摆好后才问:“不知两位公子想听什么曲?”

  玉娘前世自己就曾当过歌妓,所以对什么曲子根本不在意,对李恒耀说:“你出的银子你点吧!”

  李恒耀就是个侍卫,从小不是读书就是练武,让他点也很为难,便说:“你随便唱两首喜欢的吧!”

  “是,那奴家给两位公子唱一首水姻缘吧!”如月说完便坐下开始弹琴。

  如月的琴技很高超,弹指之间行云流水,李恒耀听的如痴如醉。玉娘对如月的琴艺也很赞赏。

  不过,玉娘并没有有忘记自己来明月楼的目的,在如月一曲弹完之后,见李恒耀还在发呆。

  玉娘开口夸赞道:“好美的琴声,如月姑娘的琴艺无人能及,我李兄听的都入迷了,到现在还没回过神呢!”

  如月起身行礼后,谦虚的回道:“公子谬赞了,如月的琴声也就堪堪入耳罢了。两位公子要是没有什么事?如月便退下了。”

  “唉!别急啊!来,过来喝杯酒吧!我们有两个问题想问一下如月姑娘。”玉娘说着倒了杯酒放在她旁边的空位上。

  如月推托不过,只得来到桌边坐下。不过,如月坐的地方离玉娘很远,离李恒耀倒是很近。

  玉娘自己是女人,平时会离男人远一些,对女人自然而然的会亲近一些,何况是这些身不由己的人。但她忘了自己现在穿的是男装。

  如月把玉娘当成了和平时遇到的登徒子一样,自然会离她远一些,相比较于玉娘,她更相信李恒耀。

  玉娘见此摇了摇头说:“如月姑娘不用害怕,我只是问你些问题,回答完你就可以离开。”

  如月并没有相信玉娘,坐在原地回答:“什么问题?”

  “你见过画象上的这个人吗?”玉娘从袖口里掏出纳兰容若画的那幅画象问。

  “见过。”

  “那是什么时候见过?他姓什名谁?何方人氏?”

  “你问这些干什么?”

  “他和我的一个朋友一起出去,但最近两人都失踪了,大家都在找他们。”

  “哦!前段时间传的沸沸扬扬一掷千金的就是他,好像姓方?至于名字奴家不知道?听说是外地上京赶考路过这里的。”

  “外地上京赶考的?姓方?那后来他有再来过吗?”

  “后来又来了两次,最近没有再来了。”

  “那你知道他去哪里了吗?”

  “不知道。只听他跟奴家说过,本来他有银子要给奴家赎身的。

  后来,说楼里妈妈太可恶,要的银子比原来多了,身上带来的不够。

  还说:有人更可恶,说好的银子后来只给他一半,他让我等他,说这几天再去弄些银子来。

  要是那人不识相,就把他们的事泄露出去。

  但具体的是什么事奴家不知道。奴家也在等他,如果你们找到他,请一定告诉我。”

  如月提供的这个线索很重要,玉娘二人自然同意她的请救。

  玉娘把她所有得到的消息申联起来:外地上京赶考的学子,在客栈与到马秀才,随后将他带走交给了某个人?所以方秀才得到了很大一笔银子来青楼喝花酒?

  只是后来对方不讲诚信,银子只给了一半,让他为如月赎身时遇到了困难,就想去找对方把那一半要回来,到时他就带着如回家乡。

  这样一来,给如月换个身份,易州也就没人认识他,家乡的人也不会怀疑他。

  至于马秀才的失踪那更找不到他了,当时他就去过一次客栈,那里人那么多,谁会注意到他。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他还是被人看到了,而且对他印象还十分深刻。

  现在找到了马秀才失踪的关键人物方秀才,只要找到方秀才就能知道马秀才在哪里。

  


  (https://www.biqiugex.com/book_74593377/51850953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i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i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