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娇玉 > 第17章见县令

第17章见县令


  但现在这方秀才也失踪了,那个扣了他一半银两的又是谁?

  这马秀才到底是自己躲起来了?还是被人抓起来了?线索到这又断了。

  玉娘和李恒耀得到了有用的信息,向二人向如月道了谢便离开了,玉娘还让妈妈好好照顾如月,说过段时间会再来。

  说着从袖口里掏出十两的银子扔到妈妈怀里,妈妈把银子拿在手里颠了颠说:“那是肯定的,如月是我这明月楼里的头牌,不用公子吩咐,妈妈我也会照顾好她的。公子常来啊!”

  一边说一边用满是香粉的手帕往玉娘脸上挥去,玉娘赶紧挥手告别,躲开那让她直想打喷嚏的手帕。

  明月楼的妈妈见玉娘走了,立刻收起笑脸“呸”了声说:“这么喜欢如月,就给这么点银子,连买根金钗都不够。

  白白浪费妈妈我这么多口水,说那么多好话。”说完扭着屁/股上楼了。

  玉娘不知道自己被人嫌弃,得到了新线索两人赶紧回了客栈。李恒耀赶紧把查到的消息告诉了康熙。

  康熙等人也很奇怪,现在不止马秀才失踪,又多了一个人失踪。这两人就像是在人间蒸发了一样,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更加奇怪的是官府那边,县令大人也就前天露了下脸,当天派衙役收查了一翻。

  昨天到今天也就几个人过来问一下就走了,也没说结果,也不让人离开。这有违常理。

  照理说:要想破案,肯定要大量走访,寻找证人证据,知道经过才能破案。

  可是官府那边搜查的也太简单了,这样能找到马秀才?

  只是一直把人困在这要到什么时候?这让康熙也着急了起来,作为皇帝离开京城太久,不是件好事?

  于是派李恒耀继续查找马秀才失踪的真相,再查一下这方秀才到底去哪了?

  是回乡了?还是被杀害了?这个方秀才一定要找到,他是找到马秀才的关键人物。

  另外还派了纳兰容若去官府问一下情况,必要时可以暴露身份。

  易州离京城不远,两者之间还有十万大军驻扎,离也不过就三十里,就算真的身份暴露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危险。

  纳兰容若稍稍犹豫后便领命离开了。情况越来越复杂,还是早些离开好。

  康熙下定了决心,心也就安定下来了。

  旁边的索额图却不安心了,他怕皇上暴露身份会有危险,便劝康熙说:“皇上,既然要暴露身份,何不现在就离开?”

  “不用,既然已经查到是方秀才带走了马秀才。二人又是同乡,想来很快就能查两人的消息了。”

  索额图没法,只能在一旁陪着,希望那两个他看不顺眼的人快些查出真相。皇上也好早日回宫。

  纳兰容若来到县衙,对守门的衙役说:“我来县太爷,恳请二位大哥通报一声。”

  其中一个衙役上下打量了他一翻说:“你是谁?为什么要见县太大人?”

  “我是谁?见到县令大人自然就会知道。还请二位通报一下。”

  衙役很是怀疑,可见纳兰容若的衣着不差,气势也不像是常人有的,也怕得罪不该得罪的人。

  便说道:“在这等着,我去给你通报。能不能见到大人就是你看你的造化了。”

  纳兰容若从怀中拿出一个人令牌交到那个衙役手中说:“把这个带进去,你们大人一定会见我的。”

  衙役将信将疑的从他手中接过令牌走了进去,没过多久。

  果然,见县令大人跑了出来,将令牌小心翼翼的还给纳兰容若说:“大人请进!下官不知大人到来,有失远迎,还望大人恕罪。”

  县令的动作看呆了门口的衙役,都在心中想:不知道这是什么人?让县太爷亲自出门迎接。

  纳兰容若没有去看弓着身子给他行礼的县令,从他手中接过令牌后,抬脚大步向县衙里走去,一直来到大堂。

  大堂里没有人,在纳兰容若走进来后,县令也跟着走了进来。

  纳兰容若找了一凳子随便坐下来说:“县令大人请坐,我今天过来就是想问你:马秀才失踪的案子查的怎么样了?有没有找到人?”

  县令用袖子擦了擦脑门上的汗紧张的说:“回大人,马秀才的案子还没有进展,下官在城里找了几天也没找到。时间又过去这么久,一时也查不到。”

  “那为什么不放客栈里的人离开?难道你一日找不到人,就把客栈里的人关着一日?”

  “这……这是师爷说的,下官一时忘了。”县令越说头上的汗越多。

  “你是县令?朝廷命官。你听师爷的?”纳兰容若这下开始怀疑县令了,哪有县令听师爷的,这很不正常。

  纳兰容若背着手围着县令走了两圈,双眼在县令身上扫来扫去。

  县令强忍着害怕对纳兰容若说道:“不是下官听师爷的,而是师爷帮助下官良多,所以一般县衙的事,下官大多都会和师爷商量着来办。”

  “你让人把师爷叫过来我见见。”纳兰容若对这师爷十分好奇,便开口让县令将他叫来。

  县令只得让人去请师爷过来,师爷来的很快,见大堂里还有外人,而县令却在下首,心中猜测纳兰容若的身份?

  师爷很识识务,没有像往常一般对待县令,而是恭敬的站在下首向纳兰容若行礼。

  纳兰容若让师爷起身后,仔细观察了他一翻,发现师爷长得一副精明相,细长小眼高鼻梁,一张薄唇显得更加圆滑。

  师爷被纳兰容若的眼光打量的很不舒服,于是开口问道:“不知公子为何一直盯着在下?可是有何不妥?”

  师爷不知道纳兰容若的身份,便以公子来称呼他。说着还像一边的县令使眼色,县令却不敢看他。

  纳兰容若看出二人的不妥,便知问不出什么,便让师爷下去。

  然后又向县令打听了一下易州城的一些情况,最后告诉县令:不要泄露他的身份,否则人头不保。

  县令连声称:“是,保证不会泄露半分。”

  纳兰容若离开县衙,回客栈向康熙禀报。

  而县衙里的县令在纳兰容若走后,整个人摊坐在地上。

  等师爷进来时见县令做在地上发呆,忙上前扶起问:“大人,刚才那位公子是何人?大人怎如此怕他?”

  县令起来后瞪了他一眼说:“不该问的就别问,早些把自己的事情做完早些回去。”

  说完一甩袖就离开了。师爷在县令走后撇了撇嘴说:“哼!神气什么?”

  师爷没有去办公,而是去了县衙的后院,熟门熟路的来到一间屋子前,对门口的丫鬟说:“你主子在吗?让她出来见我。”

  丫鬟连忙上前向师爷行礼说:“师爷好!我们主子在呢?主子昨天还唠叨说师爷有几天没来看她了。”

  


  (https://www.biqiugex.com/book_74593377/51850934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i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i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