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娇玉 > 第18章私相授受

第18章私相授受


  “行了,你下去吧!师爷我整天那么忙!哪有时来看她。

  要不是看她还有些用,我连来都不来。”最后一句说的很小声,丫鬟没听到。

  丫鬟打开门让师爷进去,而自己却在门外守着。

  师爷进门后,见里面的人正在描眉。便上前说:“大丫头,你还在描眉毛,火都烧到眉毛上了。”

  “爹,什么事让你这么着急上火的,跑我这发脾气?”女子慢悠悠的放下眉笔说。

  “还不是你那好夫婿,今天他竟然给我脸色看?也不知道他这是发什么疯。”

  “唉哟!我的亲爹!你用的着跟他生气嘛!一会他过来时,我给你说说他。行了吧!”女子不在意的回道。

  “嗯!你还是小心一些吧!今天县衙来了一个人,咱们县令大人好像很怕他,一会你问问是什么人?帮爹打探打探消息。免得出了什么岔子?

  唉!你妹妹整日在家闹腾,现在又出现个陌生人,爹怕出事啊!”

  “县衙今天有外人来?一会我问问看,到时再给爹送消息。

  不过,话说回来。爹,你也应该管管二妹了,别让她整天惹事,别真出了连爹也兜不住的乱子,再连累了我。”

  “行了,那是你亲妹妹,你不帮她谁帮她?爹就你们两个女儿,你们要相互帮助。知道吗?”

  “我看是我帮助她吧!她不惹事我这当姐姐的就高兴了。要不是看在爹娘的份上,我才不管她呢!”

  “嗯!我家大丫头最懂事,别和她一般见识,以后她还不是要看你脸色过日子。”师爷敷衍说道。

  “知道了爹!你快回去吧!一会老爷要回来了。”

  “好!爹先回去,你要记得帮爹问问啊!”

  “哎!小鱼,帮我送送爹!”

  “是,夫人。”那个叫小鱼的丫鬟推开门回道。

  后院的发生的事县令不知道,他一个人在书房里想了许久,也不知道纳兰容若为什么要问马秀才的事?难道那马秀才的身份不一般?

  这不太可能,要是马秀才的身份不一般,也不可能到现在才来找。

  然后,县令又仔细想了想最近有没有干什么不好的事?除了没有完成总督大人布置下来的任务,好像也没做什么事?

  想不通就不想了,只能叮嘱衙门里的人都打起精神来,寻找马秀才的事也要抓紧,三日内再抓不到人,也要开门放人,不能再把人困在客栈里了。

  县令又来到后院和县令夫人一翻商议,让她管理好后,不要让不好的话或事传到外面去。

  留在正房夫人这吃了顿晚饭便离开正房,去找心爱的小妾去了。

  纳兰容若离开县衙回到客栈向康熙禀报,将自己的发现和怀疑告诉康熙。随后向康熙提出回宫的建议。

  因为纳兰容若的身份已经暴露,他们一行人离开,县令定不敢阻拦,其他人也跟着劝说。

  索额图是最会察言观色的,见康熙一直沉默并未说话,知道皇上的担心,便开口向康熙进言:“皇上,还是先回宫吧!

  至于马秀才的下落可以让李侍卫和柳公子留下继续查找,直到查出真相再上京回复?”

  康熙听了索额图的话,只是抬头看看他还是没有说话。

  康熙没说话其实有两方面的考虑:一是,马秀才的事,他既然插手,自然希望能见到结果;二是,这个柳公子让他放不下。

  康熙是个爱才之人,他想把柳公子收入麾下。除了身份来历,自然要近距离观察一翻为好。

  可这秀才失踪的案子才查了一半,就要离开,不说柳公子同不同意,康熙自己首先就不同意。

  要是自己走了,让李侍卫和他一起留在易州查案,恐怕对方会有所怀疑?

  康熙最后还是留在易州,继续查马秀才的失踪案,至于宫里?他自己亲自给太皇太后书写了一封信,让太皇太后再帮忙看着一段时间。

  索额图和纳兰容若几人相互看了看,不敢再劝,只得陪康熙留在易州。

  康熙写完信,用特有的渠道往宫中送去,随后又把几人叫到桌边一起分析案情。玉娘也在其中。

  现在所得到的线索当中方秀才犹为关键,可这个却失踪了,是回乡了?还是躲起来了?这有待查证。

  现在只有去方秀才的家乡去查证,看他有没有回乡,如果在家乡自然要带回来,万一没有回乡?那他又去了何方?

  离马秀才失踪已经一个多月,再想找到方秀才恐怕不太容易。

  不管如何,还是要去方秀才的家乡找一趟才能放心。

  最终,康熙还是让纳兰容若出面去县衙找县令,让他派人快马加鞭往方秀才的家乡查找。

  而玉娘和李恒耀则继续在易州城里查找马,方两位秀才的其它线索。

  这日,玉娘穿着男装继续在易州城里向周围百姓打探,半路被一个丫鬟拦下,那丫鬟高昂着头对玉娘说:“站住,我们小姐请你过去。”

  玉娘停下往对方看去,见是个穿着淡绿色衣服的丫鬟,在她不远处停着一顶赤红色小轿,隔着布帘看不到里面。

  那丫鬟见玉娘往小轿看去,语气不好的说道:“看什么呢?我们小姐让你过去听到没有?”

  玉娘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大胆又这么嚣张的丫鬟,心想:这丫鬟就这么嚣张,那她的小姐又该是个什么样子?

  “走吧!”玉娘想看看对方想做什么,便配合的和丫鬟走了。

  没成想那丫鬟,见玉娘配合并没有感谢,反而甩给她一句:“算你识相!”

  玉娘听了脚下一顿,随后摇摇头往小轿走去。来到轿旁对里面的人说:“不知小姐叫住在下有何事?”

  轿子里的人没有说话,只是从小窗里递了一方帕子出来,见玉娘没有接,又往前送了送,玉娘只得伸手接过。

  接过手帕看了看,发现上面绣了朵芙蓉花,一时没想明白问了句:“小姐为何给我帕子?”

  轿里的人见对方这么不解风情,原本的害羞都被恼怒替代。

  过了许久在将怒意压了下去,开口说道:“这是我随身携带的帕子,你既然接了我的帕子,就是对我也是有意的,明天到陈家来提亲。”

  “提亲?”吓的玉娘把帕子又扔了回去,被轿帘挡住落到了地上。

  旁边站着的丫鬟见玉娘把帕子扔到了地上,一边生气一边从地上捡起帕子放到玉娘手中说:“这么惊讶干什么?

  我家小姐长得貌美如花,看上你是你的福气。帕手收好了,可别再丢了。”

  说完,丫鬟便让轿夫起轿离开了。玉娘至始至终都没有见到那陈家小姐的面。

  莫名其妙就成了男女私相授受,这要是让人知道还得了?

  玉娘拿着帕子茫然的站在路边,一时间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

  


  (https://www.biqiugex.com/book_74593377/51821382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i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i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