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娇玉 > 第21章事情暴露

第21章事情暴露


  李恒耀见人已经进入房间,只好先把门关上,有心想问来人是谁?

  可见到对方那满脸惊悚和疲惫,再加上已经发黑的长衫,只得闭了嘴。

  从柜子里拿了两床被子给他,让在在旁边的矮榻上将就一晚。

  玉娘把人扔给李恒耀之后就回了房,她把一切都收拾好,就像从来没有出去过一样,自己也脱了外衣很快爬上了床。

  之所以要这样掩饰,是因为刚才马秀才惊动了陈家人,她怕对方派人出来搜查。

  可玉娘在房间等了一夜,也没听到客栈有任何动静,自己却因睡眠不足,顶着两个黑眼圈接受康熙等人的问话。

  玉娘看着周围一圈的人看着她,一边打着哈欠一边问:“你们都看着我干嘛?”

  听了玉娘的话,李恒耀首先问她:“昨天晚上怎么回事?这人是谁?从哪来的?”

  玉娘抬头眯着眼睛看了李恒耀一眼说:“他就是马秀才,昨天碰巧遇到了,就把他救了回来。

  出来时不小心惊动了人,怕他们搜查,才送到你房里,让他跟你凑合住一晚,今天可以找掌柜的给他单独一间房。”

  康熙听了玉娘的话问道:“之找了马秀才许久没找到,你是从哪将他救回来的?”

  “在县衙陈师爷家的地牢里找到的,具体怎么回事你们问他吧!我的任务完成了。嗯!先回去补个觉,忙了一晚上累死了。”

  玉娘的话让康熙一行人摸不着头脑,对方也不给他们再问话的机会。他们想知道事情真相也只能等马秀才醒来再说。

  好在也没让他们等多久,马秀才在午时左右醒来了。

  李恒耀让掌柜的给他重新叫了一间房,又让小二准备了热水给他沐浴,将他以前丢在客栈的物品一起取了回来。

  等马秀才全部收拾妥当之后,才让纳兰容若过来问他失踪前后的经过。

  马秀才一开始不想回答纳兰容若的问题,直到他拿出身份令牌,这才一五一十的将他最近的经历讲了出来。

  原来,之前上京赶考之后,回乡的途中经过易州,碰到了同乡的考生方秀才。

  方秀才也是上京赶考的,只是离京的时间比他早一些。

  住在易州的另一家客栈,按说马秀才住的这家客栈是易州最好的客栈。

  而方秀才却住在另一家客栈,这应该是身上的盘缠不足才没住这最好的客栈的。

  那后来方秀才又为什么有许多银子?甚至可以为马秀才付住客栈的银子?马秀才也不知道他是从哪得来的银子。

  只知道,那段时间方秀才经常来找他,两人谈诗词,论画,喝酒,聊天,特别投机。所以他就在易州多留了几日。

  直到,他说离开前的那天晚上,不知道怎么回事。

  才喝了几杯酒,马秀才就感觉自己头晕,以为是有些醉了,也没当回事继续和方秀才喝酒,没多久就趴在桌上不醒人事。

  等醒过来时,马秀才就发现自己被关在一个牢房里,但他知道不是官府的牢房。

  官府的牢房门口都有衙役看守的,而关他的地方,除了他自己没有任何人。

  被关了两天之后,马秀才见到了那个关他的人,是个千金小姐,听她的丫鬟说,那个千金小姐在易州很有权势。

  那千金小姐让马秀才做她的面首,说只要他同意,就可以在易州横着走都没人敢拦他。

  还可以找关系让他做官,不用再辛苦的读书科考了。

  马秀才自然不同意,自十年寒窗苦读,好不容易才有了现在的功名,怎么可能会因为这点的权势去干这么没尊严的事。

  再说马秀才家中已经娶妻,妻子贤惠,娘家虽说是商户,但在当地也很有影响力。

  马秀才一口拒绝,无论对方怎么诱惑都不动摇。

  后来,那陈家二小姐也有些不奈烦,想要给他一些教训,时不时的会断了他的饭菜。

  还是她身边的丫鬟偷偷的送些馒头什么的给他充饥,这才活到现在。

  偶尔心情好时,陈二小姐也会送些好酒好菜招待他。

  直到昨天晚上,丫鬟过来给他送饭,才知道陈二小姐没奈心了,不想再在他身上浪费时间,想就这样把他送关在地牢里等死。直到柳少侠的出现将他救了出来。

  听了马秀才的话,纳兰容若有些奇怪,这陈二小姐都忍了这么长时间了,怎么突然要他死呢?总有个原因吧!

  纳兰容若问马秀才:“那陈家小姐怎会突然想要你死?”

  “听春花说,她昨天又看上一个俊俏的少年,想要和他成亲,不想让他发现我的存在,才想要让我直接死在地牢中的。”

  “那你知不知道,跟你一起喝酒的方秀才在何方?”

  马秀才摇头说:“自从我醒来就没见过他,不知道去哪了。”

  “好!你先休息吧!等找到方秀才,你就可以回家了。”纳兰容若对马秀才说道。

  纳兰容若离开后,马秀才在房间里给他的家人和夫子写信,让家人和夫子放心。

  原以为会是与科举舞弊有关,没成想居然是因为一个嚣张跋扈的女子引起的。

  康熙从纳兰容若处得知事情真相,便不再感兴趣。康熙挥手让纳兰容若带人去解决。

  纳兰容若带着李恒耀前去易州县衙找县令解决此事。

  纳兰容若带和李恒耀二人来到县衙,县令忙向二人行礼后,又想上前来打探。

  但纳兰容若没有搭理他而是走到上首的位置坐下,让县令把陈师爷叫来。

  不久,师爷被人叫到大堂。纳兰容若命县令将县衙的捕快全部叫来,让师爷带路去往陈家。

  县令不明所以,也一起跟了去。到了陈家,纳兰容若直奔玉娘讲的那个旧院,命人打开假山的机关。

  问师爷:“陈师爷,可否给本官解释一下这是做何用的?”

  师爷从被叫到县衙时就开始紧张,见这位大人居然直接打开了地牢入口,便知事情已经暴露,现在已经无法否认。只能跪地求饶。

  纳兰容若继续问道:“马秀才是不是一直关压在这里?”

  跪在地上的陈师爷冷汗直流,却不得不承认。

  “那方秀才人又在何处?”纳兰容若继续问道。

  双膝跪地的陈师爷还没来得及回答,旧院门外传来了吵闹声。

  院里人只听外面传嚣张的女声:“都跑到我家来干什么?”

  捕快们不知道纳兰容若和李恒耀二人的身份。

  但这陈师爷家的二小姐,他们却是认识的,于是便讨好的说:“二小姐,县令大人在里面呢?大人不让进去。”

  “在里面又怎样?县令是我姐夫,我要进去你们也敢拦着?不过是我姐夫家的一群看门狗而已。”说着便推开群捕快走了进来。

  


  (https://www.biqiugex.com/book_74593377/51751079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i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i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