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娇玉 > 第22章真相大白

第22章真相大白


  而站在李恒耀身旁的县令听到女子和捕快的谈话,吓的“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口中连忙求饶说:“大人,下官冤枉啊!

  下官从未说过此话,而且此女并不是下官的妻妹,她的姐姐只是下官的一房小妾。下官也不知道马秀才一直在师爷家里。”

  纳兰容若没有说话,而是看向来人。此女有些姿色,身着粉色长衫,一幅汉人打扮。

  见到站在院子里的纳兰容若,高大俊俏。让她眼前一亮,刚想说话,便被县令呵斥:“大胆陈娇,还不跪下。”

  陈娇这才发现她的县令姐夫和爹爹全都跪在地上,又被县令这么一喊,吓的连忙跪到地上。

  纳兰容若对她十分厌恶,没有理她,也没让她起身,就让她一直跪着,转身对陈师爷说:“那方秀才人在何处?赶快交待。”

  陈家爷听了纳兰容若的话,没有回答,只是悄悄抬头往他女儿陈娇的方向看了一眼,又迅速低下了头。

  纳兰容看到了陈师爷的小动作,继续说道:“如果再不说,本官便要将所有相关人等全部打入大牢。”

  陈师爷听了纳兰容若的身体抖了一下,随后说:“大人,方秀才是我杀死的,和别人没有关系。请大人明察!”

  而跪在另一边的陈娇听到爹爹的,吓的浑身哆嗦,把头垂的更低了。却没有说话。

  跪在他们旁边的县令听了陈师爷的话,猛的抬头瞪着他,一幅不敢相信的样子。

  而站在他们身前的纳兰容若将几人的反应都看在眼里,又问道:“方秀才的尸体埋在哪里?”

  陈师爷经过这一翻的问话,已经镇定下来了。原本弓着的身子也立了起来,平静的回答说:“就埋在这个院子里。”

  纳兰容若对县令说:“你先起来,让人将他父女二人先打入大牢,陈家的其他人等暂时不得外出,随叫随到。”

  县令听令连忙起身,让衙役把陈家父女看好,等回县衙时再关到牢里。

  陈师爷见纳兰容若下令要把陈娇也要关入大牢,连忙开口喊冤说:“大人,这事和小女没有关系,都是我一个人干的。请大人不要将她关进牢里。”

  陈娇也跪在地上一边磕头一边喊冤。纳兰容若却没有听他的解释,一挥手让人将二人压到一边。

  又命人在院里查找埋尸的地点,找到后,拿铁锹在院子里挖了起来。没一会儿尸体就被挖了出来。

  随着尸体被抬出,被埋了一个多月,尸体多处已经开始腐烂。

  虽然用布蒙着,但布却挡不住味道,一阵令人发呕的味道冲入众人的鼻子,众人纷纷捂住口鼻。

  陈娇的是女人,反映最为激烈,在看到尸体的那一瞬间,推开压着她的衙役,跑到墙边去呕吐。

  虽然人是她杀死的,但刚死的人和死了一个多月的人还是不一样的。

  纳兰容若没有管她,只是让人看住,别让她跑了。自己则让人掀开裹尸布,上前看了下尸体,看一下方秀才的死亡特征。

  看完之后对陈师爷说:“你说人是你杀的,那你说一下杀人经过,又是用何种凶器将方秀才杀死的?”

  陈师爷想了一下才说:“我用刀把他杀死的,一刀砍下去流了很多血,他让我放过他,我没理。

  又砍了他好几刀才死,怕没死透又在心脏处捅了一刀。”

  “你砍他的第一刀在哪里?又是在哪将他杀死的?如实招来。”

  “就是在这把他砍死的,流了很多血,我把有血的地方用土埋了。

  这样就看不出来了。而且这地方又没人来,所以不用担心被发现。”

  纳兰容若在问陈师爷的过程中,让仵作仔细检查了尸体,随后让人把仵作的写好记录看了起来。

  看过之后发现上面的记录和陈师爷说的有出入,便又开口问道:“确定如此吗?”

  陈师爷看了看纳兰容若手中的簿册,考虑了翻说:“确实如此!”

  陈师爷刚说完,就听到纳兰容大声喝道:“大胆,还敢撒谎?凶手明明另有其人,你想包庇她,想来这个人一定对你很重要吧?”

  “大人,不是的。方秀才就是我杀的,请大人将我杀了给他抵命吧!”陈师爷跪在连连磕头说。

  原本在墙跟呕吐的陈娇此时已经镇定下来,跑到纳兰容若面前跪下说:“大人,您不用逼问我爹了。

  我来告你您真相:人是我杀的,也是我找人埋的,和我爹没关系,他是事后才知道的。

  那个方秀才他该死,分了他那么多银子,居然还嫌少,想要讹诈本小姐,也要看有没有命去花。

  我假意先把银子给他,随后趁他不备,用匕首将他杀死。

  本小姐恨他不识抬举,便在他死后又连刺了好几下,随后让身边的丫鬟把他埋了。

  本来想要扔到城外的,但是怕出城时被发现,所以就把他直接埋在这。

  后来,不小心被我爹发现了,他帮我又把尸体埋深一些,把证据都消除了。

  还命令下人避开此院,不得靠近。没想到却被大人发了。”

  听了陈娇的话,陈师爷摊坐在地说了句:“完了,全完了。”

  纳兰容若则把陈娇的话和册上的对了一翻,发现没有出入,便让衙役用绳索将两人都绑起来,又命人将陈娇的贴身丫鬟春花也一同抓起来。

  县令听了两人的招供,伸手用袖子擦了擦头上的汗,心中害怕的想:回去一定要把陈姨娘给发卖了,姓陈的这一家都不是好人,说不定陈姨娘哪天就会要了他的命。

  找到了方秀才的尸首,又抓到了杀人凶手,纳兰容若带着县令等人回了县衙,剩下的都交给县令。

  纳兰容若将案子移交给易州县令,自己和李恒耀两人回客栈向康熙复命。

  康熙给陈家父女斩立决的旨意,陈家所有家产全部充公。

  易州县令因监管不利,又不问政事,被撸了官职。等新县令上任立刻离开易州返乡。

  听了纳兰容若的话,县令连忙磕头谢恩!

  秀才失踪案在耗时半个月后终于破案,等陈家父女被押上刑场的那天,全城百姓都来围观。

  甚至有之前被二人欺压过的百姓拿臭鸡蛋烂菜叶过来丢他们。

  玉娘也过去凑了热闹,不过,玉娘只是在客栈门口看了看,没有去刑场。康熙一行人在楼上观看,没有下去。

  马秀才在陈家父女形刑后的第二天离开了易州,走前向玉娘等人道了谢!

  康熙等人也在第二天离开易州赶往京城,玉娘坐着马车跟着他们一同上路。

  临走前,玉娘让人给如月送了一封信,告诉她方秀才的下落,让她保重。

  


  (https://www.biqiugex.com/book_74593377/51751049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i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i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