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娇玉 > 第35章查抄梁府

第35章查抄梁府


  听到这个陌生人的话让玉娘大吃一惊,不是说只是大户人家的少爷吗?

  怎么会是皇上?更奇怪的是皇上又怎会被黑衣人追杀?

  心中的疑惑玉娘并没有问出来,但还是惊讶的抬起头看向康熙说:“皇上?”

  见黄三少爷并没有反驳对方的话,看来是承认了身份。

  玉娘武功虽高,但见识有限。

  前世一直被困在一个培养官妓的园子里,还没来得及被派发任务就死了。

  见的最多的就是看管她们的妈妈,接触到最大的官员也只有一个梁姓的六品官。

  今世才从涯底脱困不久,更没见过几个人。所以一听说面前的人是皇上,心中不由自主的有些紧张。

  察觉到自己的行为不妥,立刻改为行跪拜礼,双膝跪地磕头,口中说着:“柳玉(以后都称柳玉)叩见皇上!”

  坐在桌边喝茶的康熙这才说道:“柳公子平身!”

  “谢主隆恩!”

  起身后的柳玉稍微有些拘谨,在康熙赐坐后,小心翼翼的坐在凳子上等着问话。

  康熙也看出来她的紧张,安慰的说:“柳公子不必紧张,如之前一般就好!”

  柳玉微笑着没有说话。

  康熙见此也没再劝说,而是转移话题说:“你不是有一贪官的证据吗?交给朕吧!朕会派人去查的。若真如你所说,朕决不姑息。”

  “是!”柳玉装出从袖口里拿出那两本账簿,梁姓贪官同其他官员来往的信涵也一同夹在里面。

  康熙接过账簿看了看柳玉,打开账簿见到夹在里面的信件,从里面拿出一封看了起来。

  看完信,又打开了账簿,看了里面记录来往银子的数目,确实超过了一个寻常五品官职的俸禄。

  除此外还用银子买官,这也范了康熙的忌讳。但康熙的心机深沉,并未让人看出他心中的不满。

  慢不经心的收起信件,合上账簿,对玉娘说:“这账簿和信涵先交给朕,查明之后会给你一个交待。”

  有了康熙的保证,柳玉赶紧下跪谢恩!康熙是个爱才之人,柳玉又是他一直想要拉拢的人,自是对她客气许多。

  在柳玉下跪谢恩时,康熙亲自俯身扶起,让周围陪着的人心中暗惊:看来这柳玉甚得圣心,以后要注意了,不能轻易得罪。

  柳玉也被康熙的动作一惊,却不敢反抗,任由康熙将她扶起后坐回凳子。

  随后,康熙又让店家上了一桌菜,几人用过之后才相继离开。

  康熙回宫之后就将都察院的左都御史左敬祖叫了过来,限他三日之内查清梁之宽的的所有过往,包括哪年参加的科考?

  左敬祖不知皇上为什么要查这个叫梁之宽的五品官,但他也不敢马虎。领命之后便着手调查梁之宽。

  左敬祖带着手下加了两个通宵,终于将梁之宽的卷综找了出来,让人抄录之后呈给康熙。

  康熙看完卷综上的记载,猛拍了下桌子,将御书房服侍的太监和等在旁的左敬祖吓的抖了下身子,将头垂的更底了。

  拍完桌子,康熙还不解气,口中大叫:“不像话,太不像话了。

  这梁之宽除了贪财还强撸良家少女,将她们培养成歌妓瘦马送到各个官员的后院,他想干什么?想要控治这些官员的后院吗?

  还是在控制这些官员之后一统天下啊!”

  这话诛心了,吓的左敬祖连忙跪到地上说:“皇上息怒!”

  “息怒?你让朕怎么息怒,一个名不经传的贡士在短短十年的时间就成了朝廷的五品官?

  朝廷的官员晋升何时这么容易了?这让在地方一任就是多年的七品知县情何以堪?”

  “这……皇上,奴才以为梁之宽一个小小的五品官还没这么大的胆子,他只是当年鳌拜众多爪牙当中的一个。

  当年,鳌拜权势涛天,很多的官员都不是正当手法提拔上来的。

  后来,经过皇上的整治,将鳌拜的党羽和爪牙抓了不少,但也有可能还有漏网之鱼。可能这梁之宽就是这其中的一个?”

  左敬祖的解释让康熙心情好了不少。

  嗯!在他的管辖之下怎么会有这样的贪官污吏?一定是鳌拜的爪牙,自己没有发现。

  任何人都不会在自己身上找错误,康熙也一样。

  想到当年受制鳌拜,康熙心情极度不爽。

  自己堂堂一个九五至尊还要受制于人,鳌拜都被自己杀死了,更何况他他一个爪牙?

  康熙当既下令,让左敬祖查抄梁府,所得银两上缴国库。梁府上下男丁全都发配边关,女子充当官妓。

  圣旨一下,梁府哭哀一片。当时便有性情刚烈的女子撞墙自杀以免受辱。

  那些丫鬟婆子们也同样哭成一团,主子们都被发卖了,她们自是逃不过被发卖的命运。

  抄家那天,柳玉身着男装去了现场,看到当时和她在一个房间住过的丫鬟们被绳子困着。

  一个一个的连在一起低头垂泪,被官兵们推搡着卖进伢行,心中有些不忍。

  不过,柳玉还是忍着没有上前。这些丫鬟在梁府是下人,发卖到伢行还是卖给其他人家做丫鬟。

  对她们来说除了环境不对,和原来并没有什么不同。起码比她们之前服侍过的主子命运要好很多。

  柳玉夹在人群中看了一会后便离开了。走之前看到躲在墙角的黑妞,柳玉并没有上前相认,自己一个人回了杨宅。

  杨宅的前厅,柳玉让人将胡管家和许嬷嬷一起叫了过来,对他们二人说:“胡管家,你到这也有一个多月了。

  杨宅的事你也渐渐上手,以后我很少再回这里,杨宅的事务都交给你和许嬷嬷。

  如果有事就吹这个哨子,只要你们吹响这个骨哨,我就会收到消息。很快就会过来找你们。”

  胡管家和许嬷嬷两人对视一眼后说:“谨遵小姐吩咐!”

  随后柳玉又说道:“以后如果在外见到我,要么就当不认识我,要么就称呼我为柳公子。”

  见二人点头同意,又对二人说:“我以后虽不住杨宅,但宅子里的人还是要有银两支出的。

  所以,你们要帮宅子里想个能挣银子的事情做。

  你们挣的这些银子,除了维持宅子的日当花用支出,剩余的你们和所有参与的人分这些银子。”

  胡管家和许嬷嬷高兴的应下,行礼向玉娘道谢!

  待二人离开后,柳玉将自己要穿的男装和鞋子全部收进包袱。

  拿着行礼,柳玉去找了张管事。此时的张管事已经离开伢行,正在新房子里带着下人忙碌着。

  


  (https://www.biqiugex.com/book_74593377/51275747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i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i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