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娇玉 > 第37章如履薄冰

第37章如履薄冰


  皇帝先去了慈宁宫给太皇太后请安,陪太皇太后吃了饭,又离开去了宁寿宫给太后请安。

  太后无子,对康熙视如己出。所以,每当皇帝过来,太后都要虚寒问暖一番。

  知道皇上在太皇太后宫里吃过饭,便让宫女早早的将滋补的汤煲好,等皇上过来给他端上一碗。

  康熙每次都会喝掉一小碗,然后在宁寿宫里陪太后用蒙语闲聊。差不多一个时辰后会离开。

  离开宁寿宫,康熙又带着人去了坤宁宫,坤宁宫里的赫舍里氏早早的梳妆整齐带着年仅一岁的幼子站在宫门口等着。

  见到康熙后行了屈膝礼,康熙连忙上前扶起皇后,又伸手牵着他们的第一个孩子承祜慢慢往坤宁宫主殿走去。

  跟在康熙身后的太监宫女也跟着走了进去,从宫殿门口一直排到了殿门外。

  柳玉见纳兰容若守在坤宁宫的殿门外,柳玉也跟着站在了另一边。

  随后柳玉就跟着纳兰容若一直守到酉时,康熙并没有离开。但这时有另外的侍卫过来替换他们。

  和另外的侍卫交班后,纳兰容若叫上柳玉说:“好了,我们每天在酉时散值。

  十天一轮换,今天你第一天当值,所以让你跟着我学会怎么当值,等过两天你适应了会重新分配。”

  “多谢纳兰大人!”柳玉向纳兰容若拱手道谢!

  “柳大人客气了!”

  两人一边说,一边往宫门外走去。到了宫门口二人相互告辞,坐上各自的马车回府。

  站了一天,柳玉双腿累的直打颤,上了马车才真正放松下来,靠在车厢上休息。

  第一次进宫站在皇帝身侧,柳玉心中微微有些紧张。强忍了一天,终于可以放松了。

  回到柳府,柳玉立刻让小厮去厨房打热水,她要好好的在浴桶里泡一泡。

  小厮的动作很快,两人各自提了一桶热水,又去井边打了两桶冷水掺进去。

  柳玉将屋里的人全都赶了出去,还将门栓给栓上,以防有人突然闯进来。

  柳玉在浴桶里泡了半个时辰,腿上才没那么酸痛。

  用棉布巾将头发擦干,随后坐在床上修练,虽然收效甚微,但柳玉依然每天坚持。

  连续三天,柳玉都是和纳兰容若在同一时间当值。第四天侍卫长那边给她重新安排了当值的时间。

  正式当值后,柳玉被安排和图里深一起当值。第一次的轮值在白天,每次六个时辰。

  在宫中当侍卫后,柳玉听到许多不为人知的消息。

  如:后宫某个嫔妃是通过家的关系送进宫的,没有经过大选。又如:某个皇子是被人为染病死的。

  还有某个很受宠的嫔妃流产是因为用了不该用的东西,很多很多……

  柳玉不敢去关注,听说很多每次出事后宫里都要死好多人。

  首先是宫女太监,侍卫被卷入其中的也不少。

  皇上不太管后宫的事,但太皇太后会管,甚至发现前朝和后宫有关连的,也会彻查,连皇上也无法保住。

  柳玉每次进宫都如履薄冰,不敢有丝毫放松。

  除了要眼观四方,耳听八方保护康熙的安全,还要时刻注意周围的动静,免得被别人沷了脏水。

  汉朝的官员本就不受重视,更何况是皇上身边的近侍。更使别人眼红,时常会受到满人侍卫的排挤。

  有人排挤自然就有人拉拢,前朝后宫都有人会往柳府送各种礼物,甚至还有给她送女人的。

  柳玉看到这些女人就会想到前世的自己。虽然会对她们有所同情,但也不会将她们留在府里。

  柳玉吩咐张管家将这些人和礼物全部都退还给各家。

  还让管家和送礼的各家说:如果不愿意接收退还的,她就会把这些人和物都列成礼单送给皇上过目,皇上同意柳府才会收下。

  这些送礼的人本身目的就不纯,自然不敢让皇上知晓。

  别看皇上年幼稚嫩,可皇上的手段却很了得。不然,能把权倾朝野的鳌拜给除了?

  柳玉的一举一动都被暗卫汇报给了康熙,甚至连太皇太后那都会收到一份关于柳玉的情报。

  柳玉一直知道有人在暗中监视她,但她不知道是何人,出于什么目的?

  不过,不管对方什么目的,只要自己不让对方抓住把柄子,不让对方有机会往她身上栽赃就行。

  康熙和孝庄太皇太后对柳玉目前很满意,满意她不属于任何势力,也满意她的做事方式。

  柳玉是康熙自己找过来的人,虽然不是全身心信任,但也比其它一般的侍卫让他信任。至于以后,还要再看。

  时光如流水,不知不觉柳玉宫当侍卫已经三个月了,宫里已经在开始忙着过年的事了。

  康熙也比平时忙多了,各地的封疆大吏都开始往京成汇报这一年的成绩。

  这一天,在御书房批奏的康熙收到一封很特别的信。对!就是书信。

  呈到皇上桌上的都是各个大臣的奏折,怎么会有信夹在其中。

  康熙也是很奇怪,怎么会有人如此大胆在奏折中夹带私信?不怕被治罪吗?

  出于好奇,康熙打开了那封信。首先印入康熙眼帘的是信纸上那一个个的血手印,密密麻麻有几百个之多,都是大拇指手印。

  这些手印中有大有小,有重有轻。唯一一样的都是用鲜血印的,可能时间太久,原本的血红色已经变成了黑褐色。但上面的血腥味却越来越浓。

  小小的一张信纸,康熙却觉得它有千斤重。轻轻的将这张有血手印的信纸放到一边,拿起下面的那一摞信纸。

  这是一封长信,这是一封来自河南光州府辖下的一个名叫武召的县令写来的信。

  这个武县令首先给皇上告了罪,说他并没有经过科考,而是通过关系花钱买的这个官。

  信上说他们武家在三十年前是许州的富户。当时还是前朝,朝廷一直在和各方打仗,对官员已经无法管束。

  武家当时是武召的父亲当家,眼见朝廷渐渐落败,便变卖家中大部分财产,只留下少许的钱财自用。

  一家人在那动荡的年代东躲西藏的过了几年,直到清朝建立才渐渐稳定下来。

  士农工商无论到哪一朝这士排第一位永远不会改变。父母年事已高,怕再遇到天灾人祸,所以父亲决定花银子捐官。

  拿出家大部分的银子去疏通关系,甚至将家中一个庶妹送给当时的府台大人。才换得这一个名额。

  


  (https://www.biqiugex.com/book_74593377/51025734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i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i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