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清穿奋斗日常 > 第104章 皇上晕倒了

第104章 皇上晕倒了


        瞧着众嫔妃羡慕妒忌恨的眼神,雅利奇一点内心波动都没有,从走上这条路开始,雅利奇就没有想过和其他女人和平共处过。因为这种事情可不是雅利奇愿意就能成的,还得看对方配不配合。

        可除了百合和真圣母外,谁又会配合了。

        趁着众嫔妃来翊坤宫请安的时候,雅利奇将昨天和皇上商量的事说了,章佳贵人既高兴又有些失望,高兴是小公主能自己亲自抚养,失望的是皇上没给自己升位分。这后宫自从康熙爷定下规矩后,嫔和贵人虽然只有一级之差,可待遇却是天壤之别,章佳贵人自然也想爬上嫔位分,可惜……

        可惜自己生下来的是一个小公主,若是一个小阿哥……章佳庶妃不由得幻想起那美好的生活。不过她到底是理智的,很快就回过神来,四平八稳的接受着众人或是羡慕或是幸灾乐祸的目光。

        “行了,你们也别看章佳妹妹了,她脸皮薄。要是羡慕就自己生一个,本宫到时候亲自为她向皇上请功。”雅利奇笑道。

        “是。”不管皇后这话到底有多少水分,众嫔妃应的倒是真心实意,如今嘉庆皇帝身下的孩子少,后宫高位分的嫔妃也只有孤零零的一个,一旦自己有幸生子,不说升位分至少能后辈子有靠,说不一定日后还能争夺一番坐上皇位了,众嫔妃们自然是真心实意的。

        将人打发走后,雅利奇才在嘴角勾起一丝笑容来,她就是要挑起后宫嫔妃争宠的野心来,这样才能显得她“贤良淑德”不是。

        “事情可办好了?”雅利奇掩着帕子小声说道。

        一旁一个很不起眼的宫女同样小声的说道:“主子放心,已经安排妥当的。”

        “那就好!”雅利奇低头看着自己鲜红的手指甲,脸上的笑意更浓了。

        儿子现在年纪还太小了,伊尔根觉罗氏虽然有势力可也没有势大到冷把持整个朝政的地步,更有那嘉庆皇帝同父异母的兄弟还未心甘情愿的俯首称臣,现在雅利奇母子两还需要嘉庆皇帝在前面顶着。

        啥,你说等到不需要的时候?

        等到不需要的时候,自然是……呵呵,雅利奇已经害死了一个皇帝了,自然不会介意再弄死一个。

        这种事情嘛,本就是熟能生巧的,只待时机成熟。

        上辈子雅利奇是孤儿,这辈子穿越过来虽然桂林夫妇对她很不错,不过骨子里性子已经养成了。与其靠别人,还不如靠自己了,雅利奇上辈子经历过太多苦逼的事情,她只相信自己。

        也不知道是雅利奇给的承诺刺激了宫妃们向上的心,还是看见章佳贵人因为生女得宠刺痛了宫妃的眼,又因为这段时间没啥大事,众嫔妃倒是争宠得厉害。

        雅利奇也不去管她们,只要不闹到她跟前来,雅利奇乐得在一旁看戏。她现在除了在一旁看戏外,就是好好的照顾好儿子,确保儿子能茁壮成长。至于宫外面的事情,有桂林在了,也在有序的进行着。

        就这么平平淡淡的过着日子,期间也就刘答应拼死生下一个小公主算是大事,不过她位分太低而且之前又犯了错,也没引起多少反应。因为刘答应难产而亡,淑妃又不愿意抱养小公主,因此小公主便交给雅利奇养着。

        雅利奇也不拒绝,这是她作为皇后应该承担的义务,再说了女儿养好了也是有用的。

        等过了大年出了正月,这一天嘉庆皇帝翻了钮祜禄贵人的绿头牌,众宫妃虽然有些吃醋,但也没觉得奇怪,最近一段时间大家侍寝的机会多,四个贵人自然更多了。

        然而大家只看到了开头,却没有猜到结局。

        半夜,雅利奇被外面的动静吵醒,有些不悦“怎么回事?”

        酒儿闻言立马出去询问,没一会儿就见她急急忙忙的带着一脸惊慌的走了进来“主子,延禧宫传来消息,说皇上晕倒了请了太医。”

        “什么!?”雅利奇一惊,猛然从床上坐了起来“好端端的皇上怎么会晕倒了?”

        酒儿摇摇头“请来报信的奴才并不知道详情,只说是鄂公公派他过来请主子过去。”

        “伺候本宫更衣。”雅利奇一脸严肃的说道,想了想又招来程嬷嬷,让她赶紧给桂林通个信,嘉庆皇帝晕倒的事情那可是有大有小的,有小事情还是提前准备起来为好。

        等着雅利奇到延禧宫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一炷香的时间了,太医也已经到了正在屋子里给嘉庆皇帝把脉。

        免了礼,雅利奇谁也没有理,先进去看了一眼嘉庆皇帝,还晕着正躺在床上,瞧着脸色还行唇色也不是乌黑惨白,就是满头的虚汗,瞧着到有几分纵欲过度的模样。

        雅利奇退了出去,没有打扰太医。

        走到明间坐在椅子上,扳着一张脸雅利奇就问道:“鄂罗哩皇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好端端的皇上怎么会突然晕倒过去,昨天本宫才听说太医给皇上请平安脉的。”若真是皇上身子有问题,那太医是肯定不敢隐瞒的。

        鄂罗哩哭丧着一张脸在雅利奇面前跪下“回主子娘娘的话,具体怎么一回事奴才也不是太清楚,当时就皇上和钮祜禄贵人单独在屋子里,奴才也不敢贸然进去扰了皇上的兴。只听见屋子里突然传来一声钮祜禄贵人的惊慌声,奴才察觉到不对才壮着胆子进去了,就看见皇上晕倒在了床上,奴才不敢擅自做主,便一边派人去请太医,一边派人去请主子娘娘。”

        一点也没有隐瞒,鄂罗哩老实的将他知道的情况说了出来。对于鄂罗哩这种皇上身边的大太监而言,没有什么比嘉庆皇帝活着更对他们有利的事情了。

        雅利奇低头想了想又问道:“钮祜禄贵人了?”

        “因为不知道皇上到底是怎么晕倒的,奴才擅自做主将钮祜禄贵人请去偏殿了,外面让人看着的。”换句话说就是鄂罗哩把钮祜禄贵人给软禁了。

        搁在其他时候或许这是大逆不道,可搁在这种时候鄂罗哩的做法是对的。(未完待续。)


  (https://www.biqugex.com/book_21214/2024338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