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末日乐园 > 第108章 第二个世界

第108章 第二个世界


        极温地狱降临的第一天,林三酒至今还记得清清楚楚。

        昔日男友的血染满了双手后,在指缝里很粘稠,指甲里的血一直洗不掉。走下停车场时那一瞬间扑面而来的热浪,第一次见到堕落种时猛跳的心脏……现在想起来,还恍如昨日。

        这么快,14个月就过去了——她明明知道自己此时正在梦中,但因为神智仍然清明,所以自然而然地感叹了一句。

        一切都太真实了,这让林三酒甚至有点儿怀疑,自己真的是在做梦么?

        她转头朝四周看了看,这个空间瞧不出有多大,只有无穷无尽的一片暗黑,铺满了视网膜的每一个角落。黑暗的空间里,唯有离她不远的、一个纯白色的巨大立方体最为醒目:这个立方体跟林三酒的个头一般高,横面大概能站下三四个人,此时朝上的那一面上,正写着乌黑的四个大字——“极温地狱”。

        这就是卢泽当时曾经提起过的骰子了。

        在林三酒迈步的时候,她的思绪飘到了卢泽的身上。他和玛瑟怎么样了?12应该已经分化出来了吧?身边跟着12那么可怕的一个人,他们还能有安生日子过吗?

        想到了旧伙伴,就忍不住又想到了新伙伴:兔子他们也不知道拿到了签证没有?如果拿到了,会是去往哪个世界的呢?

        14个月以来,林三酒遇见了许许多多的人,有同伴、有敌人、有萍水相逢的人……可没想到最终还是要一个人上路。

        当从这个梦中醒过来的时候,她就会孤身一人出现在一个未知的世界里了——她轻轻地叹口气,一瞬间心头竟然涌上了对极温地狱的不舍。

        “好了,该出发了。”林三酒搓了搓手。给自己像是打气似的说了一句,随后朝前走了一步。

        眼前那个巨大的骰子,立刻像是一个活物一样,浑身颤动了一下,紧接着,骰子便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抛上了天空一样,在一片纯黑的背景里。翻滚着。越来越小。

        明知道骰子不会落到自己身上来,可林三酒还是不由退后了一步,仰着头。看着那个白色骰子在翻滚的过程中,不住闪出一行行黑色的字迹,逐渐地越变越大,最终无声无息地落在了地上。

        她赶忙走上前几步。探头去看正面的字,心脏砰砰一阵跳。

        下一个世界的名字很短。

        “……伊甸园?”

        林三酒有点愣。这个名字听起来太不像是一个末日世界了——像极温地狱、冰雪暴、黑死城之类的。她都还可以想象出个大概,可是这个伊甸园……

        疑惑还横亘在心头,她忽然感觉到一股仿佛从意识深处袭来的疲惫感,迅速攻占了她的大脑。眼皮突然就沉沉地睁不开了,好像几十天没睡觉一样,叫她甚至都无法兴起反抗的念头。

        黑暗迅速地覆盖住了她的视野。

        ……不知自己睡了多久。当她再度恢复意识,还没有睁开眼睛的时候。林三酒就感觉到了一股清爽的微风,正一下下地吹拂着她裸露在外的皮肤——这风很柔和,风里连一颗沙粒也没有,凉凉的,与以往相比,甚至让她觉得有一点儿冷。

        她已经离开极温地狱了——人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林三酒的身体已经向大脑发出了这样一个讯息。

        因为此刻她全身上下每一寸皮肤,好像突然被浸在了一池冷水里了似的——有多长时间,她都没有感受过正常的、二十多度的空气了?想不到二十多度时,竟然这么凉……

        林三酒揉揉眼睛,用手支撑着身体站了起来。

        接着她傻眼了。

        如果伊甸园的意思是这个的话,那么林三酒巴不得以后每一个新世界都有一个温柔和平的名字才好——

        哪怕在极温地狱降临以前,她也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干净、这么漂亮的城市。

        慢着,这的确是一个城市对吧?林三酒有点不太确定地想。这个地方处处都充满了异世界的新奇感——雪白的海螺状建筑,线条轻巧流畅,足有7、80层那么高,三五个并排而列;居民的住宅都是一栋栋两三层的小楼,被浓浓的、欢快的绿植遮掩得看不清楚。

        远方矗立着一个乌黑的异型高塔,仿佛守护者一样,俯瞰着这个城市。

        在应该是人行道的地方,铺着踩上去应该会很舒服的滑行通道,一个妈妈正带着两个孩子站在上面,说笑着,没一会儿工夫就不知被传送带送到了哪儿去。不远处一个年轻人,从一台看起来像是自动贩卖机的机器里,掏出了一大把闪闪发光的东西,就往嘴里送——再望一望远方,人们的神态看起来都很平静自然。

        不是说,她会被传送到一个也是一样毁灭了的世界吗?

        难道卢泽的情报不对?

        想想也是,他和玛瑟也不过才经历了两个世界,得到的信息说不定不完全……

        对比了一下这儿的居民们,林三酒有点尴尬地扯了扯自己的衬衫,拍掉了一身的沙子粒,自觉整理地差不多能见人了,抬步就朝城市里走。

        那个正在吃东西的年轻人,抬头看了她一眼,表情连动也没动一下,随即又低下头抓了一把闪着红光的小圆球吃了。

        接下来,只听“砰”的一声,林三酒重重地撞在了什么东西上。

        她有几分茫然地抬起头——面前空空的,什么也没有。

        是什么?林三酒的鼻子疼得简直要冒酸水了似的,她诧异地伸出手去,发现自己摸到了一片坚硬、透明的东西——

        是玻璃?

        她后知后觉地反应了过来。

        这儿为什么要放一块玻璃?

        林三酒双手摸索着,发现这块玻璃很大,也不知道是谁放在这儿的,简直像堵墙壁一样。

        正嚼着小圆球的年轻人又抬眼看了看她。

        因为刚才走了几步的关系,此刻两人的距离很近了;林三酒忙张口问道:“那个。你好,我是第一次来这儿,不太熟……”

        年轻人好像明白了她的意思,歪头打量了她一会儿,随即朝她身后指了指。

        入口在后面?

        林三酒忙一个回身,目光落在身后,楞住了。

        有那么十来秒钟的工夫。她甚至无法理解眼前的状况。

        炼狱。大概就是这样子的吧。

        从脚下站立之处,一直到目光看不见的尽头,都铺满了焦黑的泥土。零星的一丛丛植物。呈现的已经不是盎然可爱的绿了,而是污浊的青黑色,如同垂死老人的皮肤。

        天空坠着一层层厚厚的铅灰色的云,使天空看起来特别低。仿佛就要和大地挨在一起了似的,阴沉沉地压抑在人的心口上。

        破败、倒塌了的楼房。理所当然地没有半点人烟。偶尔土块一翻,会钻出来一只人头那么大的、甲虫似的东西,模样可以让十几岁小姑娘做上一个星期的噩梦。它一双血红色的巨型复眼朝林三酒的方向瞥了一眼,又迅速钻回了土里。

        即使在海底见识过了不少恶心的东西。林三酒也忍不住冷颤了一下,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连忙转过身,正要喊。发现刚才那个吃小圆球的年轻人已经不见了。林三酒四下里一张望,周围没有别人了——她一边使劲地拍着玻璃。一边喊道:“喂!有人吗!谁能告诉我,入口在哪里?”

        没人回应,她的双手在玻璃上摸索着,试图找到玻璃的边缘。

        但是很快她就失望了。

        这个干净、漂亮的城市,好像被一个巨大的玻璃球给罩住了,上摸不着顶,下没有接缝。而林三酒,很不幸地,正好处于这个玻璃罩子的外面。

        现在,傻子也能猜出来几分了:这个世界一定是遭遇了什么可怕的危机,抹净了世上大部分的人口和土地——但或许这儿的居民们科技水平要比极温地狱强一些,因此建造出了这个“玻璃球城市”,来保护剩下的人类。

        那么问题是,这个“危机”到底是什么呢?

        林三酒敲着玻璃对着里面一通喊,始终没有得到半点回应之后,叹了口气,终于停下了手。打破罩子进去,是一件根本不可能的事情——虽然材质有点像玻璃,但肯定不可能是她所认为的玻璃,因为罩子坚固得让人觉得没有一丝希望。

        “真是的,哪怕在玻璃墙上挂个横幅也好啊……至少告诉我们这些外来的人,外面到底是什么情况!”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情绪起伏太大,她甚至觉得有点累了,转头朝焦黑的土地走去。

        不过走了几步,已经看见了四五只刚才那种人头大的虫子。她忍着恶心,漫无目的地走了一会儿,忽然毫无征兆地从胃里泛起一股酸水,下一秒她已经吐了出来——胃里有限的那么点食物,都化作了水,被清空了。

        与此同时,她的精神也越来越萎靡,每走一步,都仿佛有千斤重。

        “咕咚”一声,林三酒浑身发软地摔倒在了地上,黑色的泥土登时溅了她一身。

        在昏迷过去之前,她忽然明白,玻璃球城市是想从什么东西手里保护人类居民了。

        核辐射。(未完待续)

        ps:今天没有感谢名单,祝大家新年快乐,情|人节啪啪快乐,看文快乐!

        可算是到了第二个世界了,不容易,这回可得控制着点进度了~~~

        我抢了几天红包,抢到了1.58……嗯,我给大家发红包吧,就发这1.58……

        谁说我抠门我跟谁急啊!r655xh118


  (https://www.biqugex.com/book_1688/133882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