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权倾天下之神相娇妃 > 第七十六章 杜大师的方法

第七十六章 杜大师的方法


  不知道是谢戾捣乱的声音太响,还是楚彧所提出的问题太难解决,谢明头疼不已,不由说道:“大哥如此自信满满,是否是有了应对良策?”他受五皇子所托,跟随皇长子此次一同前来赈灾。心中既希望皇长子能够带领他一起将此事圆满解决,又怕解决的实在太过圆满,导致陛下和朝廷偏向皇长子。

  若说楚彧所担心的事情麻烦,那么谢明所需要寻找的平衡就更加的难了。明明都是郡王府的儿子,凭什么谢戾就一副无所事事的模样在这儿玩筷子?!

  谢戾抬眸,横了他一眼,手中筷子就像是突然失去了平衡一样在碗中间摔的七零八落,发出了代表着谢戾不满的清脆声响。他没有言语,态度却已经足够能使得谢明浑身都充满了冷意。

  谢明低下头,心中懊恼自己嘴快,不应该在这时候招惹谢戾。

  “咳咳。”楚彧轻咳两声,“此事着实麻烦,并非一时半会儿可以解决的,不要急在一时。”他更希望能在这时候听到杜渐微开口发表言论,而不是看到谢明为了一己之私让谢戾难堪,最后反倒惹恼了谢戾让自己倒霉。

  杜长融见杜渐微不动声色地坐在座位上,漫不经心地饮着茶,开口问道:“微儿可有什么良策否?”

  周氏不满的在桌下拧起了自己的帕子。眼下这个苗头不是什么好事,无论是皇长子还是世子,亦或是那位谢公子,都过于的关注身为庶女的杜渐微了。反倒是她的两个女儿无人问津,无论是多才多艺的华儿还是活泼开朗明艳动人的英儿,哪个不是衡阳郡数一数二的闺秀?偏偏在此时被掩藏在杜渐微的阴影里面,没有人注意的到她们俩,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感受到一道期待又急切的目光看向自己之余,杜渐微还感觉到了来自周氏的恶毒嫉恨,她微微一笑。这样就让周氏受不了了吗?那日后她可能会崩溃的吧。

  她故作矜持地扬唇笑了笑,好奇道:“父亲凭什么认为我会有什么方法?”就算有,我又凭什么要说出来告诉你?

  后半句话她没有说出口,不过杜长融应当能理解她的意思。

  她帮杜长融良多,可晚宴那日提出要捐出一半娘当年的嫁妆都被杜长融打着哈哈搪塞过去,更别提今日无数次的被杜长融拉出来背锅了。她不言不语,却被杜长融认为是好欺负,这样可不行。

  即便是演戏,也要演的真一些才是。

  杜长融一梗,心中猜测女儿大约是不高兴了。他想了想说:“眼下赈灾事宜越快提上日程越好,拖着反而会有更多的难民流离失所。微儿当初不还提出要捐献银财为难民们出一份力么?现在不如也快快想想,有没有两全之法。”他厚着脸皮,还是没有将嫁妆的事情说出口。不过已经能够让杜渐微理解他的意思了。

  周氏脸一白,不敢置信地看了一眼杜长融。那个贱人的嫁妆的事情当初都已经说好怎么处理了,怎么杜长融现在还为了让杜渐微帮忙想办法而将事情许出去?!

  “老爷……”周氏忍不住喊了一声想要阻止。

  杜长融没有理会她,暗暗给杜渐微使眼色,希望杜渐微能够听得懂。

  桌上另外几人懵懵懂懂,不知道这父女俩在打什么哑谜。

  杜渐微要不是情绪少有波动,现在都要乐开了。要说起不要脸,杜长融的确也算是其中不要脸的典范。为了让杜渐微给他出主意,甚至可以将当初拒绝她的条件再一次给提出来,妙哉妙哉。

  楚彧说:“杜四小姐是否当真有什么良方,可以与本殿分享一二?”他眯起眼,杜渐微果然没有让他失望!至于她和杜长融之间的恩怨纠葛,他现在管不着,等日后闲下来或许可以了解了解。

  杜渐微将目光从杜长融的身上收回,嘴角噙笑,自信又从容。

  那一派风华落在谢戾眼中,倒像是一个奸计得逞了的神棍毒妇。

  谢戾不玩筷子了,开始拨弄手上的扳指,扬起了一边的眉。

  “说起方法来,其实说简单不算简单,说难也不难。”杜渐微终于开了尊口,在周氏和杜家几子女的目光中悠然说道,“往年多有官员贪污,其实只是因为你贪我也贪,大家都在贪,秉着不查就发现不了的侥幸心理,加之钱财在身边诱人,才会有越来越多的官员想着剥削赈灾银两。横竖查不到他头上的话就一辈子衣食无忧,死上几个百姓算得了什么呢?”

  “四小姐说的是,那要如何杜绝呢?”楚彧问。

  “其实只要将每个城镇划分明确,然后互换位置即可。”杜渐微说。

  见众人疑惑不解,杜渐微避开谢戾意味深长的眼神,继续说道:“只要让两个城的官员互换,赈对方的灾,然后出了问题负责自己的城,就能避开所有其中敛财的可能了。”

  “这……我不太理解。”谢明皱眉问道,“治理对方的城,负自己城镇的责,那贪对方的财不就可以了吗?”

  “是的。但是反言之,对方也可以贪你方的财,这样下来两个人只会一起被问责,一起死。”杜渐微浅笑着,顺手取过谢戾面前的茶杯和自己的茶杯放在一处,然后分别在自己的杯中放上一把谢戾的勺子,再在他的杯中放上一把自己的勺子。

  她单手抓着自己的袖子,摆放杯勺的时候露出一截纤细如明月的皓腕,甚至能清晰的看到微微突出的腕骨。

  在众人仍旧疑惑的目光中,她用力一敲,将自己的勺与谢戾的杯子相击,两相碰撞,勺子柄顿时就断成了两截。同样的,她将另一套杯具也如此敲击,桌面上一下子就剩下了两柄碎瓷勺。

  “这样,大家鱼死网破,谁都讨不了好。”杜渐微说。

  “我还是不太懂,即便两个人一起被问责并不是我们的目的。要如何才能够让两方相安无事呢?”谢明目光一闪,盯着那只白皙得几乎透明的手腕有些出神。

  ------题外话------

  杯子碰勺子,四舍五入算是间接接吻了

  求评论呀宝宝们,给点动力!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https://www.biqugex.com/book_100189/3255680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