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权倾天下之神相娇妃 > 第九十五章 年宴(六)

第九十五章 年宴(六)


  好好的一顿年宴,最后却暗流涌动。

  谢明想在这个时候站出来做和事佬,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眼下这出戏明显是周氏闹大了想要败坏杜渐微的名声,将她与恶名在外的谢戾扯到一起,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杜渐微受制于周氏,却也不能明目张胆的帮着杜渐微对付杜长融的夫人,实在难办的紧。

  楚彧那边就更莫名其妙了,他最厌恶这些后宅妇人之间的弯弯绕绕,不过都是些争宠夺爱的小伎俩罢了。只有在朝堂上官员与官员、权政与权政之间的那才叫做手段。如果杜渐微连一个小小的周氏都不能解决的话,那他就要重新考虑是否要将杜渐微拉拢回去的决定了,一时间楚彧不由的觉得有些不耐烦。

  杜长融看出楚彧的心思,对杜渐微皱眉道:“无论如何,这礼都应当给谢世子退还回去,此礼太过贵重。若是谢世子有事相求,寻你卜算,你再作打算不迟。”

  将琴退回去?杜渐微挑起了眉。以谢戾的性子,若是能退她当时就不会收。贪狼说的没错,琴送回去了说不定谢戾会直接将琴断了扔掉,然后再用他那颗无比小的心眼子四处找你的茬,找到你服软为止。

  虽然杜渐微与谢戾接触并不多,但她却本能的知道谢戾就是这样的人,就好像不是第一次认识他了一样。

  这样羊肠鸡肚的男人,难道杜长融会以为她不想离的越远越好吗?

  钱夫人哂笑道:“杜大人有所不知,前些日子啊……”她仿佛抓住了杜渐微的把柄一样,瞟了杜渐微一眼。“四小姐已经差人将那琴盒子卖了呢!”

  “卖了?!”杜长融脸色铁青地看向杜渐微,“你卖了那盒子作甚?!”

  杜渐微莫名问道:“既是我的东西了,为何我不能卖呢?”

  钱夫人道:“不巧正是我们家的铺子收的那紫檀木盒子,精致无比,且既知道是杜大人府上的千金,我们老钱那是相当的给小姐面子,卖了整整两万两银子。”她扶额作心疼状,“也不知道闺阁千金,要这么大一笔银子来作甚呢?”这件事情她当然是早就跟周氏说过的,周氏一阵牙酸之余还暗暗庆幸,这下杜渐微是板上钉钉的罪名,跑不了了。

  两万两银子!

  众人大惊。

  要知道当日筹措的善款也不过十几万,还是这么多人掏出来的。虽然只是各位意思意思拿出的一小部分来,但是也不算少数了。这四小姐只不过卖个装琴的盒子,就一下子卖了两万,未免也太败家了吧!

  且败的还不是杜家的家,是……众人用高深莫测地眼神看了看谢明。

  谢明无辜的很,只得苦笑,心中羞恼不已。明明是谢戾那个败家子搞出来的事情,为何大家偏偏都用一种看冤大头一样的眼神看着他?!

  “钱夫人这话说得,只指那盒子远不值两万了?”杜渐微好奇地说,“既然如此,你为何还要给我两万两现银呢?”

  “这……本夫人刚刚也说了,是看在杜大人和杜夫人的面子上。”钱夫人解释道。

  “哦……”杜渐微笑了笑,“众所周知,紫檀木虽非有价无市,但却是越完整越值钱。我先前卖给钱夫人的紫檀木琴匣,从头到尾从上到下从里到外,除了盖子都是一整块完整的紫檀木,长约四尺有余,重达百斤。更遑论上头用金所雕的古纹。在场有不少都是衡阳有头有脸的生意人,自然知道这样一整块紫檀木,到底值不值两万?”

  在场一些涉猎木器生意的老爷们低声商量了一番,虽是不想承认,但还是点了点头。如果杜渐微所说的是真的,那那只盒子至少要五万打底。

  钱夫人的脸顿时红了一下,强撑着底气道:“那又如何?那盒子卖了多少银子,与你收受谢世子的礼又将之卖了有何关系?”

  杜渐微摇了摇头:“并无什么关系。只是钱夫人,当初我院子的下人去卖琴匣时,尚且不说你百般压价,将原先开的三万两压到两万五,又声称铺中没有那么多现银,只能给我两万的时候,我并未与你计较。你收了我的低价琴匣,现在又反过来指责我,是个什么道理?”她双手在身前搀在一起,面上带着一种慈悲的温柔。

  众人现在对杜渐微的话已经信了七八成。商人最讲究一个“诚”字,原本价值五万的琴匣钱夫人开价三万不说,还讨价还价压到两万五,最后却只给了对方两万,足以证明钱家的品性。他们当中不乏黑心的商人,却也没有敢黑到这么明目张胆的程度。

  原先听闻钱夫人与周氏交好,只怕她敢这么做,背后还有周氏授意的意思!

  不少商人老爷们暗地里琢磨着,日后与钱家打交道还得小心小心了,别最后被人坑了都不知道。

  钱夫人整个人都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一般,三九寒天里冷汗一阵一阵地往外冒,甚至被自家老爷偷偷的在桌子下面掐了一把。她看着杜渐微那张毫无瑕疵微笑着仿佛一尊玉佛的脸,心中突然涌起了一阵惶恐和害怕。

  难怪当初她骗那个来店里的小伙子说这个琴匣太新了并不值钱的时候他也没说什么,难怪她压价的时候那小伙子还痛痛快快的答应了,难怪最后她不好意思的说只有两万银票的现钱时,对方一句话都没说拿了银子就走!合着原来都是杜渐微安排好的,杜渐微早就知道她会暗中与周氏联系,所以在这里等着她呢!

  不过是一个过了年才二八年纪的小丫头,心思手段居然如此深沉。

  她脸色惨白,听到周围的窃窃私语声仿佛下一秒就会晕过去一样。

  周氏见状,不忍的抚了抚额头,严厉道:“四丫头,钱夫人怎么说也是你的长辈,怎可如此与长辈说话?”眼下看来,不说今日之后钱夫人还会不会继续与她交往互相给予好处,首先钱家能不能再在衡阳立足都是个问题。

  杜渐微,竟然如此狠辣!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https://www.biqugex.com/book_100189/3251330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