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权倾天下之神相娇妃 > 第九十七章 你们上哪玩去呀

第九十七章 你们上哪玩去呀


  原本杜长融只是想要依靠这次年宴宣传宣传自己赈灾的丰功伟绩,顺便名正言顺的让自己的女儿与皇长子之流同桌而食,增强一下感情。只是没有想到到了最后会闹得如此这般不欢而散。

  为了预防越来越多的人注意到自己的“家丑”,杜长融终是不得已地开口送客,也不顾自己还有没有来得及为自己作什么宣传了。

  这些在衡阳混到了现在这个地头的自然不会是什么都不懂的笨蛋,打着哈哈纷纷离席。也有少数不死心的,没有在皇长子面前露过脸的,反而腆着脸提了一句衡阳城年节晚上都有花灯会,若是皇长子有兴趣可以去城中某某酒楼看花灯云云。被杜长融好脾气地请走了。

  好好的一场除夕宴,最后只留的几桌子的残羹冷炙,还有不紧不慢徐徐燃烧的炭火。

  周氏脸色苍白地坐在自己的位子上,咬着牙不甘地抬起头看着杜长融,眼中委屈与纠结不言而喻。她做了杜长融十几年的妻子,兢兢业业的为他打理家业,到头来杜长融竟然能要她将苏阆苑那个贱人的嫁妆全都吐出来……她怎么甘心!

  杜长融刚要开口,却听楚彧道:“四姑娘忙活了一晚上,遇到的事本殿也看在眼里。眼下空闲,不妨与本殿一同出去看看方才那几位老爷说的花灯如何?”楚彧还没有离开,径直走到杜渐微的面前,展颜对她一笑。好像刚才站在旁边一言不发各种怀疑各种审视的是另外的人一般。

  杜渐微心中冷笑。

  方才楚彧误以为她与谢戾有什么纠葛,是以一改常态,站在边上看着她任由自己被各种言语攻击。现在她“洗脱”了冤屈,楚彧就凑了上来,邀请她去看什么劳什子花灯。也不知道该说他精明好呢,还是该说他下作。

  周氏面色一冷,她还在受着委屈呢,老爷还没来得及发作杜渐微,皇长子偏偏在这个时候跳出来做什么好人,实在是令人气愤!她想了想刚想以主母的身份说孤男寡女如此不妥,便听杜渐微率先拒绝道:“忙了一晚上,我实在是有些疲乏了。若是皇长子有意,不如让父亲和两位姐姐陪同做东,我想先回去歇息了。拒绝了皇长子的美意,实在是抱歉。”

  她面露疲色,容姿楚楚,充满一种任人摧毁的羸弱,反倒让楚彧看的心生怜惜。

  杜渐微面无表情地低下头,眼中闪过一丝厌恶。想要利用她的时候就当她是个宝,误会她的时候就当她是根下贱的草,楚彧凭什么以为他提出的自己都得无条件答应?

  周氏一喜,赶忙看了看杜舜英和杜舜华。谁知杜长融摇头站在前面道:“既然殿下吩咐小女陪同,那微儿自是该当仁不让的。说起来今日的一系列笑话也都是微儿闹出,理应向殿下赔不是。”他虚扶了一下杜渐微的肩膀,将她向楚彧那边推了推,暗示杜渐微上前。

  杜渐微眸色更冷,看着杜长融久不言语。

  当爹的当到这份上,杜长融也是一大奇迹了。若是楚彧允许的话,他是不是甚至想把自己打包打包送到楚彧的床上去?!

  雁榆焦急道:“小姐……”

  杜长融横了她一眼,警告意浓,甚至其中不乏贪婪之色。他冷道:“殿下相邀,是微儿的福分。况且为父在这里还有一些事想要与你母亲商谈,事关你方才提及之事。你不妨出去散心片刻,待到回来之际,说不定能够听到好消息。”

  杜渐微再次好笑地看了看杜长融,见他一本正经地说出如此不要脸的话来,心中也是服气。她想了想道:“既然如此,那我便‘替父亲’招待皇长子一二。父亲忙完了还记得来接我回去。”楚彧并非无事相邀,拉她出去定然是有什么话想要单独跟她说了。

  楚彧想要做什么她大抵也猜得出来,横竖先前都是为了看看自己有没有这个能力,现在证实了,自然是心急如焚。

  楚彧满意地看到杜渐微识相地答应自己,转头对谢明道:“明弟是否一起出去玩玩?”他虽是这么说着,偏偏下巴高高抬起。让人不禁怀疑如果谢明敢回答“好啊”二字,他一定会举起刀来把谢明一劈两半。

  谢明犹豫地看了一眼杜渐微,心中着急。楚彧此行定当会向杜渐微提及做他的幕僚一事,他若是在楚彧之后开口,便是落了下风。可现在明面上楚彧的身份又比自己高的太多太多,他一时间难以反抗,除非五皇子亲自在此才能够与皇长子争夺一番。

  他想了想摇头苦笑道:“不了,我也觉得有些累了。殿下有佳人相伴,臣便不去打扰了。”

  楚彧满意地看了他一眼,对杜渐微做了个“请”的手势。他也不顾雁榆和霜降两人自动自发地跟上,又不是为了败坏杜渐微的名声而来,是以闲适地跟在后头,一派优雅尊贵。

  院中只留杜家自己人面面相觑,不难看出各自眼中的不甘和嫉恨。

  楚彧心中有些激动,已经年过而立的人了,偏偏还为了一个不过自己半龄的小丫头片子心动不已。一行人走到杜府门口,还没等他撩开侍卫早就准备好的马车请杜渐微上去,却听一个耳熟的声音懒洋洋道:“殿下这是上哪玩去呀?”那声音像是从四面八方传来的,又像是千丝万缕地汇集到了一点,掀起了一片令人耳朵酥麻难耐的战栗。

  “什么人!”这边多是保护了皇长子多年的侍卫,早就练就一副一有风吹草动就警觉起来的耳朵,闻言立刻摆好架势等待着敌袭来临。

  杜渐微回过头,微抬起了下巴,在杜府门楣的屋顶上看到一缕垂下屋檐的紫色衣角。

  屋檐上挂着经久不化的积雪,还有些许吊在边沿的冰棱,那片以金线绣着金莲的衣角就这么懒懒地搭在冰凌的边缘,任由它被浸湿也无所谓。

  楚彧沉着脸,抬头望向来人,冷道:“世子倒是好兴致,也不知道在屋顶上偷听了多久了?”

  ------题外话------

  雪梨宝宝有听墙角的怪癖。

  软软:你有没有偷看过我洗澡?

  雪梨:……有。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https://www.biqugex.com/book_100189/3250261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