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权倾天下之神相娇妃 > 第一百二十三章 应该感到荣幸才是

第一百二十三章 应该感到荣幸才是


  “接着武器!”

  王炎迅速一个旋身,躲过一只豺狐的撕咬,反手抄起那朝自己抛过来的木棍就当头一棒,将那只豺狐打的昏死过去。

  木棍前后皆是断裂的痕迹,王炎心中稍定,这么尖利的木棍还可以当做长枪用……短枪也是可以的。

  他放肆笑了一声,抹了一把自己脸上的雨水,像是拿到了什么神兵利器一样,就连动作都变得更加敏捷轻快了起来。

  豺狐们见王炎手中有了武器,对他的忌惮更深,龇牙咧嘴地从喉间发出“呜呜”的声音不敢轻易靠近。先前己方两只同伴的下场它们都看在眼里,面前这个大高个儿明显不是好惹的角色,看他那满身肌肉的模样,那咬在嘴里肉也肯定是硬的!

  杜渐微见王炎那边情势稍缓,略微松了口气。

  有手臂长短带有尖刺的木棍在手,王炎如有神助,一柄丑陋的木杆在他苍劲的手中挥舞,虎虎生风。

  王炎骂道:“还不快滚?当年老子杀你们爷爷的时候,你们还不知道在哪里呢!”

  “……”杜渐微默然,看着他有些本性暴露的模样突然就想到了从前师父跟自己讲的一个笑话。“我爷爷在八岁的时候就被东瀛人杀死了”……当时她听的时候不过七八岁,还没有理解是什么意思,现在回想起来当真是无聊又可笑。

  豺狐们不愿意放过眼前的肉,近几月雪灾以来,上山挖草药挖野菜的人越来越少,甚至连野兔野鹿都不知道去了哪里,它们的口粮也越变越少。真要说起来,刨去啃树皮吃树枝舔积雪的日子,它们已经好久好久没有吃过人肉饱餐一顿了。

  一想到今日若是放跑这两个食物,下一次吃肉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豺狐们一只只凶相毕露,原本还算是冷静的目光一下子就变的血红凶狠起来。

  那是看食物的眼神,也是看死人的眼神。

  淅沥的雨并不能掩盖它们口中喷出的腥臭味道,也不知道是吃了多少人才会有这样的恶心兽味。

  王炎并没有因为方才自己占了上风就放松警惕,相对的他对厮杀一向敏感的很,除非对方已然变成倒在地上的一具尸体,否则只要对方喘一口气,对他来说就仍然是个威胁。

  他的眼神从始至终都十分认真,是对待对手的目光。

  场面一下子又变得混乱起来,且雨中带着一股黏腻难闻的血腥味,夹杂着豺狐的臭味,让杜渐微觉得有些反胃。那根她方才捡起来的木棍不断的敲、刺、摔、打,头顶的尖刺进出着豺狐的身体,偶尔还会拉出它们的内脏,在空中划拉出一条喷洒溅射的血线。

  王炎的身手着实不错,这是杜渐微早在他跟贪狼打起来的时候就发现的事。至少她看不懂,也是她看过身手最为出色的两人,刨除身手未明的谢戾,杜渐微还没见过比他们二人更厉害的。

  他身材高挑,肩宽腰细,肌肉贲起,一看就是常年锻炼的结果。天空掉落的雨线在王炎的周身圈出一个完美的圈,包裹着他的身姿,透过普通的侍卫衣服露出里面姣好的身段。

  那木棍就像是一把长枪,被他舞的霸气又飘逸。

  二十多头豺狐能够站起来的越来越少,剩下的看样子也犯起了怯意,犹豫着不敢再靠近王炎。

  虽说他明显占了上风,但是王炎此时的样子也好不到哪里去。再厉害他也只有一个人,架不住四面八方的攻击,腿上和胳膊上都挂了彩,有些伤口深的还流出了不少鲜血,顺着他的胳膊腿沁入衣服,将衣服染红。

  剩下十来头豺胡见靠近他不得,狡猾心起,忽而调头朝着边上的杜渐微扑了过去。

  先前王炎死死的护着杜渐微,令它们没有办法越过王炎先去挑软柿子捏。现在王炎杀的兴起,离开杜渐微一些距离,恰巧就给了它们可趁之机。

  王炎心头一跳,看见有两三头朝着杜渐微的方向扑了过去,心里像是被什么抓了一下一样,调转手中木棍就朝着那三头豺狐过去,连身后几头也顾不得了。

  谁知豺狐狡猾,这正是它们声东击西之法。后头一只早就扑上来的豺狐眼睛发绿地朝着王炎的脖颈就咬了过去,誓要一击将他致命咬伤。

  “小心!”杜渐微眉头一皱,连忙喊道。

  王炎眼中闪过一丝阴戾的轻蔑,手中木棍方向不变,直直地插进了一头朝着杜渐微扑过去的豺狐的脖子。同时他的头微微撇开,闪过那致命一咬,另一手一掌就拍向那只畜生。

  整个动作反应在瞬息之间,速度之快令人咋舌。

  但他虽是避开了脖颈的攻击,却没有避开那头豺狐的爪子。

  那尖利的爪子从他左侧的额头一直划到了右脸,稍有偏差他今日兴许便要瞎在这里。

  王炎一掌拍出,那头豺狐连嚎叫都没有发出半声,便飞出去倒在地上再也动弹不得。

  一块软绵绵的人皮飞跃雨幕,“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杜渐微抬起头。

  还有半块人皮摇摇欲坠地贴在王炎的额头,露出了下面一张颇为俊逸的脸来。

  与原先那普通平凡的“王炎”不同的是,他原本的长相十分的惹人注目,浓眉星目,英气十足。他两道黑如墨的剑眉飞斜入鬓,其下便是一双令人过目难忘的丹凤眸。这眼站在男子身上半点没有显得女气,反而透着一股专属于男子的好看来。

  山根笔直如山峦,鼻挺唇红,一点也不平凡。仔细看的话与楚彧有些相像,不过楚彧多是威严,他却多是凌厉潇洒。

  王炎意识到自己的脸皮掉了,微张了张口,愣了一下之后迅速抬手抚上自己的脸,果然没有往日那般木木的触感,取而代之的是自己带有真实温度的血肉。

  “呃……”他犹豫着看了一眼杜渐微,那双与原先一般无二的眸中闪烁着无辜又复杂的光。

  “后面。”杜渐微淡道。

  她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惊愕,反而王炎像个手足无措的傻子,连打也不知道该怎么打了。还好有多年征战的反应在即,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在身后那条豺狐扑上来的同时反手插了一木棍,从它大张的喉头一下子戳了进去,再毫不留情地从脑后穿出,带出一片红白相间的血花。

  他想要解释些什么,却又不知该从何下口,只能将所有的无措都发泄在了那些豺狐身上,以最快的速度将那些吃人的恶兽给清理完毕,徒留一地的内脏狼藉。

  雨越下越大,像是故意与他们不死不休似的,用自己的全力拍打在马车的顶部,发出“啪嗒啪嗒”的声响。

  四周的嚎叫与呜咽慢慢止了声息,只剩下了淅沥沥的雨声。

  王炎脸上剩下的半张人皮因泡了水变得更翘了,且吸了水沉甸甸的糊在他的额头难受的紧,索性一伸手将剩下一点人皮也撕了个干净,脸上挂着古怪的微笑。

  他面前的杜渐微此时蹲坐在马车檐下,作为一个姑娘,闻着空气当中连他都觉得有些恶心的气味却面不改色,甚至连半点对他的怀疑和惊讶都没有流露出来。让王炎觉得有那么一丁点的纳闷。

  他张了张口,轻声道:“你……没有什么想问我的吗?”

  王炎搓了搓手,就着雨水洗了洗手上的血渍,随意地将那木棍扔到了一边。

  “问什么?”杜渐微抬眼。

  她的睫毛又长又密又翘,此时抬眼的模样带着一股天真的味道,与平时有些不同。

  “问……我是谁,在你身边有什么目的,是不是要害你……之类的。”

  杜渐微好笑道:“这时候你不是应当想尽方法掩盖自己吗?主动让我问你是个什么意思?”她顿了顿,柔声传出雨幕,直直地落进王炎的耳朵里。

  “三皇子大驾杜府,还成了我的护院,我应该感到荣幸才是。”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https://www.biqugex.com/book_100189/3244105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