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权倾天下之神相娇妃 > 第一百三十一章 出事

第一百三十一章 出事


  不过追星想多了,因为此时的杜长融根本没有那个心思看她的手腕到底白不白,细不细,他的目光全都被摊开到自己案上的那本满是赤字的账册给吸引了目光。

  如果硬要给杜长融的脸色定义一个标准的话,追星会发现他的脸慢慢地从喜悦变成了疑惑,然后再从疑惑转变成了满满的怒气。

  追星吓得噤若寒蝉,她看不懂那书上写的是什么,只能用询问的目光给身边的赶月使眼色,希望她能为自己解一下惑。可赶月并没有理会她,只是低着头平静地看着地面,好像完全不知道那册子上写的是什么东西一般。

  杜长融冷着脸,到最后一把将那账册摔到了地上,怒道:“简直胡闹!”

  他虽长相斯文清隽,但是发起火来还是相当的吓人的。追星不明白为什么刚刚安静和谐的气氛就因为自家小姐送来的这本册子一下子变成了这样,只得跪地低下头去。

  杜长融用审视地眼光扫了赶月一眼,厉声道:“你抬起头来。”周氏虽是胡闹,不过自己的四女儿也不是省油的灯。为了防止自己被四女儿当作枪使,杜长融还是疑心病重地想要从赶月身上套一些话。

  赶月抬起头,表情既是茫然又是害怕,显然也不知道杜长融是因为什么事情发火。“老爷?”她犹豫地开口问了一句,“有、有什么吩咐吗?”

  她样貌清秀,比起追星来算不得好看。此时小脸因为害怕和紧张而变得煞白,满是无辜。

  如果她是演戏的话,那演技未免也太好了一些。

  杜长融心中对杜渐微的怀疑稍稍减轻了几分,想到女儿前日还因为马车故障差点惨死在豺狐群中,回来又因为淋雨大病了一场,心底柔了几分。杜渐微此时确实在病中,不是假的。他深吸了一口气道:“没事了,你们先退下吧。回去告诉你们家小姐,不用操心这件事情,我自会处理。”

  追星莫名其妙地抬起头,很想问问小姐到底是说了什么事情让老爷这般震怒。她刚要开口却被赶月不动声色地拉扯了一下,遂紧紧地闭上了嘴,老实地跟着赶月一起退了出去。

  杜长融的目光游移着飘到那本账册上,心中暗骂周氏不懂事。

  杜渐微嫁妆的事情几乎已经闹得衡阳城人人皆知,她若是老老实实的将银子吐出来那还不会惹出什么事来,偏要自作聪明地做本一眼就能看出来有问题的假账。索性杜渐微现在身体不适,正在病中,否则她以为自己这个四女儿是什么好捏的软柿子,难道会忍气吞声地将此事就这么揭过去不成?!

  杜长融头疼不已,他除夕时答应了让周氏自己处理这件事情,周氏就是这么给他处理的!

  贪庶女的嫁妆,她竟也做的出来!

  杜长融越想越生气,猛地将一桌子的笔墨纸砚都给扫到了地下去。

  小家子气的到底是小家子气,再怎么装也装不了大家闺秀!

  杜长融没有想到,比起接下来所发生的事,周氏的小家子气根本就不值得成为他愤怒的理由。

  “老爷,老爷,不好了!”待那两个丫头退去之后没过多久,杜长融还没有来得及发泄完心中的怒火,便听到书房门外传来急切又糟心的喊声。

  他脸色难看地骂道:“什么不好了,你才不好了!”

  小厮红壶不在跟前,门口叫喊的是他另一个跟班黄乙。但见他匆匆忙忙地冲进书房内,连请安都顾不得向杜长融请上一请,也没工夫解释自己喊的到底是什么不好了,满脸的焦色:“老爷,出事儿了,出大事儿了!”

  “你好好说话!”杜长融皱眉骂道。他生得一副清隽斯文样貌,此时也因为怒意和焦虑显得有些扭曲,若是被外头那些爱慕杜郡守的姑娘家们看到了,不知道会如何想。“大事儿,有老爷在此,能出什么大事儿?”他不耐烦地摆了摆手,心想兴许没有什么事情比周氏最近搅和出来的事更加过分了吧?

  黄乙支支吾吾地阻止了好半天语言,却始终不知道从何说起,最终还是咬着牙一拍大腿道:“外头不少人都聚集到了衡阳城府衙那边,嚷嚷着要徐大人给个说法呢!老爷……老爷还是亲自去看看吧,这事儿连皇长子殿下和谢公子他们都惊动了,已经往那边赶去了!”

  杜长融一头雾水,还是没有明白这混球小厮说的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

  皇长子?谢公子?徐大人?“哪个徐大人?”杜长融茫然问道。

  “还不就是汲水县那位徐良徐大人吗!”黄乙比手画脚地向杜长融解释着,“就前些日子,皇长子殿下和四小姐去的那个汲水县,负责这次赈灾整顿汲水县的那位徐大人!外头都已经传开了,汲水县死人啦,死了好几十个哪!”

  “嘶!”杜长融倒吸了一口凉气,闻言急道:“死人?怎么死的?”

  “听说是冻死的……哎呀老爷,小的跟您解释也解释不清楚,您还是亲自去府衙那边看看吧!听说事情闹得挺大,那些死人都抬到公堂上面去了,满满当当地铺了一地呢!”

  杜长融顿时觉得眼前一黑,差点两眼一翻晕厥过去。不过到底是做了好几年郡守的五品官,到底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极力地克制自己一颗“噗通噗通”乱跳的心,声音压抑道:“皇长子和谢公子已经去那边了?”

  “是的,老爷!”

  他闭了闭眼,心中思索着应对之策。虽暂时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过从黄乙的三言两语中他大抵可以猜出,许是赈灾的事情出了问题。此时正值关键时刻,赈灾的话题敏感的很,若有任何人胆敢胆大包天地挪用赈灾银两,想必是与“死”也脱不了干系的了。

  徐良怎么说也是他的下属,且灾情发生在衡阳的地头上,他作为衡阳的郡守是不想掺和也必须掺和的。届时说不定麻烦会落到他的头上,处理的好与不好情况又是两样。

  杜长融头疼不已,想了想对黄乙道:“去朗园一趟,传我的话,请四小姐一同过府衙一趟。”他此时似乎已经忘了杜渐微还因为生病所以要吩咐丫鬟代替自己来请安,让他帮忙看周氏那边送过来的账簿的事情了。

  黄乙愣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老爷要叫四小姐一起过去,遂挠了挠头好心提醒道:“老爷……府衙那边乱的很,且多是凶蛮的百姓难民,外男居多,让四小姐一起去,是不是不大妥当?”

  “你是她爹还是我是她爹?”杜长融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心中对黄乙的提醒颇为不齿。他难道就不知道自己的女儿不应该出现在那样的场合吗?但是他现在没办法!汲水县是当初四丫头和皇长子一起去的,怎么也算是牵涉其中。且他看得出,皇长子对自己这个四女儿是兴趣盎然,到时候如果楚彧发火要拿他如何,看在杜渐微的面子上也对会他客气几分。

  他想的如此周到,哪里需要一个屁都不懂的小厮来提醒了?

  杜长融负手而立,眼神阴鸷,心中为自己考虑的周全而感到庆幸。

  说罢他没有耽误多少时间,便立刻甩手吩咐杜管事备车马,朝着衡阳城府衙的方向而去。

  黄乙讷讷地挠了挠头,转身小跑着朝着朗园奔了过去。咦?他记得四小姐是不是还病着来着?老爷这么想也不想的让四小姐立刻赶去府衙,真的好吗?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https://www.biqugex.com/book_100189/3242128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