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权倾天下之神相娇妃 > 第一百六十七章 杜渐微,杜软软

第一百六十七章 杜渐微,杜软软


  她对付杜家,并不是为了苏阆苑,而是为了自己。

  这样的恨意,却是最后能够支撑她将整个杜家搅的天翻地覆的动力。

  杜渐微早慧,她八个月左右的年纪已经能说话,一岁多就能记人了,可那时的她已经成了杜家人人嫌弃的妾生子,连带着自己那个原本应当光芒万丈、支撑着整个杜家走向人生辉煌的哥哥杜怀逸,在周氏的耀武扬威之下几乎过着人人喊打的生活。

  苏阆苑没有忘记在心中提及此事,可说起杜怀逸,也不过是她一句“你兄之于杜家,有如米中坏糠,缸中硕鼠。迁苏家,可生。”那时候杜怀逸也不过是七八岁的年纪,虽也懂事,可对于意气风发的周氏来说则是碍在杜腾逸面前最大的绊脚石。

  嫡长子只能有一个,继承杜家的也只能有一个。

  苏阆苑宁愿将他送去娘家,成为一个寄人篱下的表公子,也不愿意让他生在杜府,在周氏的打压下泯然众人。

  与其让杜怀逸被周氏假惺惺的捧杀,做一个毫无用处的废人,倒不如让男孩子早些出去闯一闯,日后也可功成名就归来。

  那时的苏阆苑只能保一个,她选择了保杜怀逸,而舍了杜渐微。让这么一个聪慧懂事的姑娘,陪着她一同在杜府的冰天雪地中长大,逐渐枯萎,几乎变成一条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

  要说恨意,那还谈不上。可要说骨肉亲情,呵,那也太可笑了一些。

  杜渐微看着看着,当真就发出了一声轻笑。饱含不屑与鄙夷。

  “唔,原来你的小名叫软软。”静谧空旷的屋内,突而就响起了一声魅惑又慵懒的笑声,就在杜渐微的头顶上方。

  杜渐微将那张老的泛黄的信纸在手心里揉成了一团,指甲顺着纸团抠进了自己手心。她并没有急着回头,而是表情平淡道:“世子的爱好难道就是每日偷听墙角,每日翻人门窗么?”这谢戾的行踪未免也太神出鬼没了一些。他时而可以出现在寺庙中,时而可以出现在你的闺房里,想要做点什么事情都半点逃不出他的手掌心的模样,让杜渐微觉得有些不喜。

  她不确定谢戾看到了多少,反正她的身世,以及当年杜府那些乱七八糟的丑事,想必谢戾早就在与她合作之前就已经调查了个清楚,没有必要多余的遮掩。

  想到这儿,她随意地将纸团扔在桌上,深吸了一口气站起身回过头来。

  谢戾站的离她很近,尤其是在回身之后,仿佛就贴在她的耳侧一般,呼吸之间皆是他身上淡淡的苏合香味。

  他脸上妖娆的容貌显得有些高深莫测,那只合上的右眼仿佛透过那薄薄的玉片,直接就能够看穿杜渐微的一举一动,将她的灵魂与皮肉分剥抽离。

  谢戾哼道:“本公子哪里是翻墙翻窗进来,分明是正大光明地走进来的。”他指了指一侧由重重纱幔遮起来的床榻,抬高下巴道:“只不过你与你的丫鬟们眼瞎,所以才没有看到本公子的存在罢了。”

  杜渐微顺着他纤长的手指指着的方向看去,那纱幔微微撩起,露出后头略显凌乱的床铺,显然谢戾早就已经在这儿呆了不少时辰了。她抿了抿唇,眉眼眯起。

  自己因为怕冷,从秋日开始床边的幔帐便是常常放下的状态,这个习惯来了杜府之后自然也不会改变。即便现如今已经开了春,她也没有让雁榆把厚的幔帐换成轻薄的,准备等天气再暖一些再换。当然也就不可能会发现自己的床上躺了人。

  只是谢戾的理由让人觉得十分不喜,这分明就是她的闺房,即便谢戾进不来那又如何?现在这副恶人先告状的模样是什么意思?

  她脸上露出明显不满的表情,谢戾挑眉勾唇笑道:“本公子不怪你打扰了我的好眠,你却是怪我擅闯你的闺房,说我偷听墙角,翻人门窗,这是何道理,嗯?软软。”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躺在榻上刚刚起身的关系,他今日穿着的一件鹤顶色穿蝶夹袍松松垮垮地挂在身上,衣襟处也因为动作而有些变形,露出了脖颈和一截姣好的锁骨。杜渐微并没有点灯,虽是白日,关了门的屋内却是有些昏暗,谢戾的脖颈嚣张的在杜渐微的面前晃悠了两下,喉间因说话而微微震动,饱满凸起的喉结调皮的上下滚动,显得有些风流潇洒的味道。

  谢戾本就声音低沉,此时几乎是在杜渐微耳边用气音说话,那“软软”二字从他口中脱出,倒更像是情人之间在低喃细语,呼唤对方的名字。

  杜渐微凉道:“我与世子不熟,世子还是喊我杜四小姐比较好。”

  “那多生分。”谢戾笑道,“我们已经是互相知道对方真面目的关系,软软又何必跟本公子作出此等疏离之态?”他指了指被杜渐微扔在一边的匣子,眉眼弯起,“正比如我看到了软软一夜暴富,软软是否应当为了堵住本公子的口,分我一些?”

  他一口一个软软,明明只是一个普通的小名,在谢戾口中喊出来却显得有些暧昧又滑稽。

  杜渐微不禁觉得有些羞恼。她与谢戾不过是利用与被利用的关系,现在却被他看到了自己的私事,令她觉得有一种自己的过去莫名其妙的就被人闯入的感觉,陌生又排斥。

  她不想让任何人知道自己曾经也只是个天真烂漫,一心相信着天有神佛,只要做个乖孩子,一心向善,必然会有福报的蠢蛋。

  杜渐微冷笑道:“好啊,既然谢世子看到了,那我给谢世子五两银子做封口费好了。”

  “五两银子,未免也太寒碜了一些吧?”谢戾不敢置信道。

  “谢世子看到的只值五两。”杜渐微答。两人阴阳怪气地互相顶了一阵,杜渐微方才休止干戈的打了个岔。“谢世子来找我,不会就是想来分我银子一杯羹吧?那些银子我原已经答应了要捐出一半来作赈灾善款之用,现在雪情虽是停止,难民的事情也逐渐步入正轨,但是我说出去的话就不会再收回了。”

  谢戾摆了摆手,表示自己半点都没有要打她那些银子主意的意思。

  笑话,五十万两对他谢戾来说算什么?随随便便给杜渐微弄架古琴做几件大氅都不止这个数,也就这小神棍眼皮子浅的以为自己只是闲来无事找她来玩的。

  谢戾似笑非笑地抬起一只眼,从那张白如瓷玉的面上扫过,方才缓缓道:“本公子来只是想要告诉你,朝廷那边已经有了动静,靖康帝再拖也不会拖过春闱去。杜长融的调令已经下发,想必会在春闱科考成绩公布差不多时辰一同抵达衡阳,届时杜府便算是‘双喜临门’了。”

  “哦。”杜渐微抿了抿唇,表示自己知道了。

  谢戾见她神色平静,又道:“你若是要下手,就赶早着些。等到杜长融和你那哥哥的喜事一同在杜府喧闹开,你再想要做些什么就会更加束手束脚了。”

  “谢世子这么好心,竟也会来提醒我?”杜渐微问道。

  “……呵,”谢戾凉笑了一声,“你若是足够聪明,自然是用不着本公子来提醒你。但是本公子见你这脑瓜子总觉得有些不开窍,想要将它撬开看一看,里面装的到底是不是浆糊呢……软软。”他伸出手去捏了一把杜渐微的耳垂,提及“软软”二字时心中莫名觉得有些畅快。

  杜渐微,杜软软……这小毒妇,到底哪里比较软了?

  ------题外话------

  女主软,男主!一!定!要!硬!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https://www.biqugex.com/book_100189/3233278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